全本小說5200網 > 都市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4227章老板!
    “段浪,你休要胡說八道,信口雌黃。”

    程和平怒斥道。

    他現在看段浪,可是更加的不順眼了。

    程和平就不明白了,這個世界上,怎么會有這么討厭的人呢?

    “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藥苦口利于病,程教授本身就是一名醫生,難道對自己的身體異樣,一點兒也沒有感覺嗎?

    若真是如此的話,那也就罷了,可若是你感覺到了,現在還要如此諱疾忌醫,那未免就有些自欺欺人了,而你自己,也終將會為自己的自欺欺人,付出慘烈而沉重的代價。”

    段浪說道。

    “哼,不勞你費心,我自己身體好的很。”

    程和平冷哼一聲,說道,“再說了,就算我程和平有個什么三長兩短,我自己一身出神入化的醫術,難道還需要諱疾忌醫?

    簡直是大言不讒,倒是你自己如此口無遮攔,可要小心哪天口舌生瘡……”“口舌生瘡,總也比肛門生瘡好吧?”

    段浪嘲諷道。

    “你……”程和平再次氣急,他現在已經根本不想再跟段浪廢話一些什么了,惡狠狠地掃了段浪一眼,冷哼一聲,道,“我們走。”

    程和平幾個人,怒氣沖沖地朝著天府酒樓里面走去。

    “我們也走吧。”

    段浪沖著喬志堅等人笑了笑,說道。

    “叮鈴鈴!”

    正在這時,喬志堅的手機響了起來,喬志堅一看電話,對著段浪說道:“老師,是余校長打來的。”

    “接吧,估計是你那位學生的事情。”

    段浪道。

    “是。”

    喬志堅恭敬地回答一聲,這才接聽了電話,只簡單說了幾句,就掛上了,一臉難看地對段浪說道,“的確是那位學生車轔轔的事情,余校長叫我立馬趕到天府提督學院,車學政要親自見我。”

    喬志堅此話一出,王婭等人,可均是忍不住面色一變。

    車轔轔身份背景,本來就非同尋常。

    他因為之前的事情,怕是在自己父親面前,狠狠地說了一通喬志堅的壞話,現在,車轔轔的父親擺出一副十足的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樣子,怕是有得喬志堅的苦頭吃了。

    “不必理會,走吧。”

    誰知,在王婭等人,完全不清楚究竟應該怎么辦時,段浪則是不屑地說了一句,大步朝著天府酒樓走去。

    “是。”

    喬志堅也根本沒有遲疑,直接跟上了段浪的步伐。

    別人不清楚段浪的能量,喬志堅卻還是大致清楚的。

    王婭等人,稍作遲疑,也是緊隨其后。

    “段,段哥……”幾個人剛剛邁入天府,一道無比難以置信的聲音,瞬間傳入幾人耳際,耳際只見一位打扮時尚,性感妖嬈,宛若九天仙子下凡塵般的女郎,已經出現在了大廳門口,叫道。

    陳瓊玖、鐘松剛、谷開山以及喬志堅等人在見到這道身影時,可均是忍不住深吸涼氣。

    因為,這道身影實在是太美輪美奐,傾國傾城了。

    哪怕是一直對自己身材容貌,頗為自信的陳瓊玖,在這道身影面前,也不變自慚形穢了起來。

    至于一旁的王婭等人,則是更傻愣在當場。

    他們的導師的導師,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還認識如此傾國傾城的美女?

    “小夢,我帶幾個朋友來吃飯,你安排一下吧。”

    段浪對著李夢說道。

    “是。”

    李夢不敢有一絲一毫的遲疑,連忙恭敬地回答一聲,就小心翼翼地走在前面,替段浪帶路。

    如此一幕,落入剛剛邁入大廳不久,正朝著一個席位走去的程和平等人眼中,可是讓程和平等人,格外不爽,尤其是程和平,他現在可是恨不得直接將段浪給撕了。

    按照程和平的身份地位,他是連進入天府酒樓的資格都沒有。

    但是他現在卻出現在天府酒樓,一個根本的原因,就是他救治過一位患者,那位患者送給了程和平一張天府酒樓的貴賓卡,而程和平進入天府酒樓消費,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天府一姐李夢。

    可是,程和平前前后后總共來了幾次,不說是李夢親自迎接并帶路,哪怕是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

    而現在呢?

    段浪才一來到天府酒樓,李夢就做出如此一副態勢,這叫程和平如何好受?

    “李小姐……”程和平當即叫道。

    “這位先生,請問有什么事情嗎?”

    李夢一頓,問道。

    “剛才我們來到天府酒樓時,不是已經告知沒有包廂了嗎?

    他們比我們還晚來,你卻直接帶著他上二樓,這究竟是幾個意思?”

    程和平十分不悅地問道。

    “抱歉,先生,我們天府酒樓的包廂,一向比較稀缺,再加上你們沒有提前預定,的確沒有包廂了。”

    程和平的態度,雖然讓李夢有些不悅,但李夢依舊面帶微笑,說道。

    “我們沒預定,難道他們就預定了嗎?”

    程和平指著段浪,道。

    “他們不需要預定。”

    李夢道。

    “不需要?”

    程和平冷冷地說道,“大家同為消費者,憑什么我們需要預定,他就不需要預定,你今天若是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的話,小心我打投訴電話,告你們店大欺客。”

    “因為……”李夢輕蔑地掃了程和平一眼,像看小丑一般,過了好半響,才指著段浪,檀唇輕啟,道,“他是天府的老板啊。”

    “……”程和平幾人,瞬間目瞪口呆,瞠目結舌,尤其是程和平,他現在的神色,可是更加復雜。

    天府酒樓,在蓉城乃至整個天府,究竟具備著怎樣的特殊地位,但凡是一個正常人,怕是都能夠想象的吧?

    而天府酒樓的老板,又需要多大的能量啊?

    程和平之前,可都還在為自己有一張天府酒樓的貴賓卡,而沾沾自喜呢。

    但是現在在段浪面前,如此一比,自己簡直卑微到了塵埃里。

    “這位先生,還有什么問題嗎?”

    李夢問。

    “哼,天府的老板?

    不知道憑借那下三濫的醫術,賺了多少黑心錢,才成為天府的老板的。”

    程和平冷嘲熱諷地丟下一句話,就怒氣沖沖地朝著自己的座位走去。

    “呵,一個小小的天府酒樓,就讓你如此羨慕嫉妒恨,語無倫次,惡語相向,若是你知曉,段哥還是劍門集團的幕后老板,手中掌握億萬財富呢?”

    李夢打擊道。

    “撲通!”

    剛剛準備坐在位置上的程和平,身體一下,直接跌倒在地。

    
三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