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5200網 > 玄幻小說 > 龍族5悼亡者的歸來 > 第156章 但為君故(60)
    零聽到這里扭頭看了路明非一眼。路明非立刻把頭轉開,不接她的目光,不用想就知道零又在暗示他諾諾的事。

    “我們過了幾年快活的日子,那時候我甚至想不再做這行了。”布寧又說,“人有個安穩的地方可去就不想冒險了,可后來那個安穩的地方沒了,就覺得冒險也無所謂了。”

    “您夫人過世了?”路明非想起克里斯廷娜始終帶著的那枚黃鉆,清廉的官員應該是沒錢給妻子買這種首飾的,但如果是出自軍火商老爹之手,那就非常合理了。

    “她有遺傳性的家族病,從小就知道自己活不過40歲。但她一定想要為我生個孩子,她跟我說亞歷山大·布寧,你這個冷酷無情的混蛋,你這輩子愛過的人就只有我,要是沒有我你非得把人類都給毀滅了!所以我要給你生個女兒,這樣沒了我,在這個世界上你還會愛某個人。”

    布寧說起這番話的時候,語氣仍是淡淡的,卻分明是個脾氣強硬的女人的口吻,像極了克里斯廷娜。

    路明非一時間百感交集,零也收住毒舌保持了沉默。

    “懷孕對她來說很危險,本來她還有幾年好活。最后決定要母親還是要孩子的時候,是她自己簽字決定要先保住克里斯廷娜。”布寧頓了頓,“從那以后我干什么壞事都無所謂了,沒人在乎。”

    “你女兒應該是在乎的。”零說。

    “是,她的養父大概給她灌輸了太多的正義。”布寧的神情有點懊惱,“在她的眼里,親爹是這個世界上最先要除掉的惡棍,我對她來說是個抹不掉的污點。”

    路明非點了點頭,他現在明白克里斯廷娜身上那種絕對的、激烈的正義感了。

    “我們能為您做點什么?家庭事務我可能處理不好,沒什么經驗。”零說,“我家的親子關系也很差勁。”

    “我想請兩位幫我保護克里斯廷娜,”布寧雙手把零的一只右手握在掌中,路明非從沒在這個老家伙眼里看過那么誠摯的眼神,“聯邦安全局的目的并不單純,有可能決定處決瓦圖京大將的人就在聯邦安全局里。這個行動是一連串的,某個人決定要摧毀我們,克里斯廷娜不過是他動用的棋子。”

    “并不單純?”零問。

    “利益,我控制著巨大的利益集團,我的利益直接跟上層相關。如果某些人想要重新瓜分利益,他們就會干掉我,用一個新的我取代。”布寧苦笑,“我也明白軍火行業是這個世界上最邪惡的行業之一,但戰爭烙印在人的基因里,一個軍火販子倒下,必然會有人拿走這個市場空間。”

    “如果風險那么大,不應該立刻取消今年的交易么?以布寧先生的人脈,應該能找到安全的避風港。”零說。

    “不,我做不到。”布寧搖頭,“與其說我是這場交易的老板,不如說我是它的主持人。我每年主持一次這樣的交易,直到盡完我的義務,才能離場。提前離場的話,瓦圖京大將的結局就是我的結局。”

    零和路明非對視一眼,誰都沒說話。

    “今年是我要主持的最后一場交易,交易結束,我的服役期就結束。”布寧低聲說,帶著祈求的口吻,“克里斯廷娜相信路先生,路先生你也愿意保護她,在023號城市里,我能夠相信的人只有你!”

    “你和你的客戶們不都是過命的交情么?”零冷冷地說,“從蘇聯時代直到現在。”

    “交易的雙方之間怎么會有真正的友誼?”布寧苦笑,“大家的關系能夠維護到現在,只是這里面的利益大到誰都不敢背叛對方。克里斯廷娜是個局外人,她什么都不知道。其實我早就知道聯邦安全局在我們里面安插了臥底,如果被我挖出來,我一定會把他埋在凍土層里。可一個父親怎么會首先懷疑自己的女兒?”他說到這里又懊惱起來,“他媽的我就不該把克里斯廷娜交給那個老王八蛋,只會講道學!把我女兒教成這么個笨蛋!”親爹對干爹的嫉恨溢于言表。

    “所謂巨大的利益是指?”零追問。

    布寧沉默了片刻,忽然笑笑,恢復了生意人的嘴臉,“兩位想必都知道了,我們會有一場拍賣會,去拍賣會上看看,就都明白了。拍賣會一結束,我會立刻帶兩位前往那個地方,那筆財富,包括神的秘密,我分文不取,都是兩位的……不過,參觀一下那個研究所可以么?”

    這不能不說是慷慨的交易,沒想到意外得到了布寧女兒的信任,導致老奸商甘心舍棄那筆無法計算的利益。盡管那個神秘的坐標可能根本不存在什么利益可言,或者那利益是人類無法消受的。

    路明非還在思索布寧是否在說真話——為了女兒老奸商忽然雙膝跪下露出諂媚之態怎么想都有點可疑——零已經點了點頭,“成交!”

    路明非心說怎么就成交了,這不是我的事兒么?你一個助攻你拍什么板?可零已經把手從布寧的掌中抽了回來,懸在空中等著路明非接。路明非一介秘書,不能不接。

    “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們還要散會兒步,就不陪布寧先生了。”零冷冷地說,“還有,以后如果要見面聊些事的話,最好別跟著我們,直接來房間敲門就好了。”

    原來布寧是一路跟著他們,零已經覺察了,路明非卻因為一直在跟皇女斗嘴,忽略了這個鬼鬼祟祟的跟蹤者。不過換個角度想,讓老父親屈尊做出這樣舉動,確也說明那是個得來不易的寶貝女兒。

    路明非扶著零走了沒幾步,背后又傳來布寧的聲音,“路先生,那天晚上,我女兒確實是在你的包廂里吧?”布寧的話里透著一股子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路明非站住了回頭,“是,但她……不太想見你。”

    布寧搓了搓手,看著地面,“我女兒……沒有難為你吧?”

    路明非一愣,心說難為?克里斯廷娜怎么難為自己?非要拉自己上賊船當污點證人算不算難為?

    “布寧先生的意思,是你有沒有跟克里斯廷娜小姐發生什么不可告人的事。”零冷冷地說。

    路明非恍然大悟,孤男寡女酒后獨處一室,老父親這是在操心自家的好白菜有沒有被他這只豬拱了……

    布寧干笑幾聲,“和她媽媽一樣,性格有點奔放,對自己的美貌倒是很自信的。我倒是信任路先生是正人君子,但女孩子喝多了主動也是有的。”一邊說著,一邊眼睛滴溜溜。

    零冷冷地一笑,“您的女兒已經成年,這些事應該由她自己決定,聯邦安全局的精銳,路秘書這副身板應該是無法強迫她的。這些話沒必要問,即使發生了什么,他不會告訴您,也不會告訴我。我們何必問一些注定沒有答案的問題呢?”

    路明非心里慘叫,說哇哇哇剛才分明說好的你在隔壁什么都聽到了,這時候把隊友往火坑里推!可零手上忽然加力,強行拉著路明非離開。

    走了好遠,路明非還覺得背后射來的目光簡直是兩束高能激光,要把他整個燒成焦炭。

    ***

    兩人走出很遠,零忽然笑出聲來。路明非從沒有聽過她這么笑,嚇得呆住了。零笑著笑著就蹲了下去,抱著膝蓋還是笑個不停,聽得出這還是她故意壓低了笑聲,以免在夜里傳得太遠被布寧聽到。

    路明非傻愣著看了好久,最后居然被零的笑聲感染了,也跟著笑了起來,只是笑得有點苦惱。經過今晚的談話,只怕布寧會更加用力地觀察他,想要知道他是不是自己未來的女婿了。如果布寧真的信了這一點,以軍火商老爺子的性格,要么對路明非呵護備至,要么就得準備殺掉他埋在西伯利亞了。

    零笑完了站起身來,恢復了招牌式的冷漠,“走吧,逛了那么久,回去還要走好遠。”

    “從來沒見你那么笑過,真的那么好玩么?”路明非終于有手可以撓頭了。

    “不是,”零輕聲說,“你囧起來的時候,更像我剛認識你的時候。”

    路明非愣了一下,忽然想起剛才布寧說的那句話,“固執的人,先遇到的那個,誰也比不了。”

    回去的路上他們再也沒有說什么沉重的話題,路明非說023號城市倒有點像他小時候住的地方,零也說自己小時候生活的地方也跟這里很像。路明非好奇地追問零是在哪里長大的,在他想來所謂皇女都該長在錦繡堆里,可零卻繞開了這個話題。

    返回公寓的樓下,他們要去往不同的單元,零走了幾步忽然回過頭來,“如果還不想放棄,我可以幫你。”

    她沒給路明非說話的機會,徑直轉身離開,高跟靴子踩在雪地上的腳印,像是兔子或者鹿的足跡。路明非在雪地里站了很久,直到紛飛的細雪蓋住了零的足印。

    他推開自己房間的門,腦袋嗡的一聲,那身如煙霧般的裸色紗裙子飄在窗前,克里斯廷娜正托著腮幫子跪在沙發上看下雪。

    
三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