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5200網 > 其他小說 >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 第5457章 萍兒的請求(下)
    大孫氏的辦事效率極高,尤其是她感興趣的事,那就更是跟打了雞血似的,飯都可以不吃,也要先去幫萍兒把這事兒給辦了。

    而大杰那邊,接到大孫氏捎的信,大杰也立馬行動起來。

    才幾天功夫,大杰就捎信回來了,說這兩天要回家來看看小兒子,剛好有同窗去湖光縣游玩,聽說大杰養了小兒子,那個同窗便想著一塊兒過來看看小侄子。

    接到大杰捎的信,大孫氏和孫氏都明白,那個同窗過來看小侄子只是個幌子。

    孫氏道:“回頭我就跟萍兒那兒遞個話。”

    大孫氏興奮點頭。

    “對了,大姐那個同窗是舉人還是秀才啊?”孫氏又問。

    大孫氏道:“這回帶回來的,是個舉人。”

    ……

    周生家。

    得知孫氏過來遞話,萍兒趕緊找了個借口支開了花花和小花花,趕緊拉著孫氏進了堂屋說話。

    “周生和兵兵呢?”孫氏問。

    萍兒道:“今年新打的棉花,爺倆挑著棉花去鎮上找彈匠了,不到天黑不會回來的。”

    孫氏點點頭。

    “三嬸,這里沒旁的人了,有啥話你直說了吧。”萍兒道。

    孫氏便把大孫氏的話轉達給了萍兒。

    聽說是個舉人,家也不遠,還是望海縣人氏,萍兒又驚又喜。

    “多大年紀?家里做啥的?兄弟姐妹多嗎?”萍兒又問。

    “家里兄弟姐妹不多,倆姐姐都嫁在縣城,家里田地有百來畝,還有兩間鋪子,因為爹娘上了年紀,這位顧家舉人又是個埋頭念書的,所以兩間鋪子現下是交給兩個姐姐姐夫幫忙打理。”

    “家里在縣城,雖算不上咋樣的權貴,但好歹也算得上是小福貴的人家。”

    萍兒聽得連連點頭,光聽這家境,真是滿意得不得了。

    夫人留給花花的首飾匣子,萍兒原本以為只是一些金銀珠寶之類的首飾。

    可兩年前她無意間觸動了里面的一個小機關,這才發現里面竟還藏著東西,拿出來一看,房屋鋪面地契一樣都不差。

    那些都是當初夫人的陪嫁,身為家生子的萍兒一清二楚。

    倘若親事真的成了,就立馬去云城那邊把這些房屋鋪面田地處理了,變換成銀票。

    帶到望海縣城,置辦鋪子,田地,這日子肯定過得風風火火。

    “這么好的條件,我都有些心虛,”萍兒道,“那什么,既然這顧家條件這么好,那顧公子多大年紀了啊?怎么也沒成親呢?該不會是娶續弦吧?”

    孫氏搖頭:“這倒不是,年紀跟大杰差不多大,聽說是一門心思想要考進士的,這才一直沒有說親的念頭。”

    萍兒恍然,“哦,原來這么回事,有上進心。”

    孫氏抬手拍了拍萍兒的手:“過兩日那顧公子就來孫家吃酒,到時候咱當面看看再議,好飯不怕晚。”

    ……

    三日后,大杰帶著顧姓同窗回了村,大孫氏張羅了一桌豐盛的酒菜來招待,席面上陪著喝酒的都是清一色的爺們,楊華忠,駱鐵匠,周生都在。

    而萍兒和花花也被大孫氏喊過來幫忙燒飯燒菜,端飯端菜上桌子的時候,萍兒和花花都來了堂屋。

    酒席結束,顧公子告辭,大杰去送,而匆匆跟顧公子相看了一眼的花花也回了家。

    大孫氏把晚輩們全都支開,單獨留了孫氏和萍兒去屋里說話。

    “這個顧公子,我瞧著不賴,個兒高,身板好,長得也不賴,年輕應該不超過二十三,又有舉人功名傍身,照理說這樣的條件,應該早就兒女雙全婚約美滿了啊。”

    萍兒心中一堆的不解,剛坐下來就一股腦兒的把心中疑惑問了個痛快。

    孫氏道:“之前不是說,要一心念書考進士嗎?”

    萍兒笑了笑,“之前沒看到他這個人,這個借口我倒還信,這會子見到了這個人,我反倒不信了。”

    這樣優秀,可以說是玉樹臨風,一雙眼睛總是含著笑。

    他跟別人說話之前,都是先笑,給人很容易親近的感覺,一點兒舉人的架子都沒有。

    這落在長輩的眼中,是好的。可是萍兒今個是以丈母娘的眼光來打量顧公子。

    這樣總是愛笑的桃花眼,從前萍兒在云城大宅里見得多了。

    風流倜儻,招花惹草。

    花花嫁給這樣的顧公子,萍兒又有些心不踏實。

    孫氏從萍兒的話語和神色間,也察覺出什么。

    “人不咋樣吧,咱又瞧不上,可太優秀了吧,又有些不踏實。”孫氏道。

    大孫氏道:“別不踏實,今個不就是相看了一眼么,回頭等大杰回來咱再好好問問大杰,打聽下顧家的情況。”

    萍兒感激的看了大孫氏一眼,又有點不好意思的道:“嗯,還是先聽聽大杰回來咋說,這事兒是雙方的,可不能剃頭擔子一頭熱。”

    萍兒留在這里跟大孫氏孫氏閑聊,一直聊到大杰從鎮上回來。

    大孫氏一把將大杰拽進了屋子,“大杰,你那同窗咋說?”

    大杰原本就胖,但是虛胖,沒啥力氣。

    大孫氏是殺豬的,最不缺的就是力氣,一把將大杰拽得東倒西歪,差點栽倒。

    “姐,你慢點兒,別把孩子給扯摔倒了。”面對著這樣的大孫氏,孫氏真是一臉無奈。

    大孫氏已經等不及了,“大杰,快跟咱說說,那顧公子可瞧上花花沒有?”

    這話問的,太直接了,孫氏無奈得頭痛。

    萍兒也是滿臉尷尬,側過頭去假裝抬手挽了下落下的劉海,耳朵卻豎起捕捉著大杰的話。

    大杰站穩了,喘了口氣,“喜事兒喜事兒啊,我那同窗的話風對花花很是欣賞呢,說花花看著就性情敦厚,是個賢惠且會持家的。”

    大孫氏激動得撫掌,“太好了太好了,這么說來這事兒成了?”

    孫氏也是微笑著看向萍兒。

    萍兒也是又驚又喜,抬起頭來看著面前的幾人,不知說什么才好。

    自己花了十多年心血養大的姑娘,被舉人公子一眼相中,還這么夸,萍兒想想都覺得欣慰,自豪。

    “大杰,你那位同窗,人品如何啊?”萍兒忍不住又問。

    
三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