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5200網 > 玄幻小說 > 我真不是學神 > 第249章 現場種菜
?    這時候看臺也陷入了喧嘩中。

    “什么鬼,這家伙是誰?江知永暴露了底牌,已經是入級的混沌戰體啊,連郭名威那省賽選手都被打爆,這個人還趕上?”

    “嘶,這家伙早就在了吧,之前他沒上,反而在郭名威落敗后才上?”

    “他是自大,還是有底牌?”

    ……

    無數人還沒有從江知永的強勢勝出中恢復過來,見到蘇恒出賽,都一個賽一個驚疑。

    蘇恒也沒有理會外界情況,笑著飛身抵達擂臺,“我都拿學生證進來了,肯定是在校生,報不報名字學校,并不違反規則吧?”

    這話是看向裁判的。

    裁判果斷點頭,看向江知永,“需要休息么?”

    公開賽擂臺,一省最大的風云地,只支持在校生拿證入內,畢竟這也怕有畢業生老前輩換張面孔來虐人,或者其他意外因素。

    江知永大笑,“好,好,我選擇休息,等下徹底打爆你!咦?你身上似乎還有改變外觀的偽裝靈器?哈哈,藏頭露尾的鼠輩,等著哭吧!”

    他囂張但是不傻也不蠢,他真正底牌實力,正式展露打爆郭名威后,蘇恒還這么淡定上臺,肯定有底牌不怕他的混沌戰體。

    猜測出蘇恒不弱,但他也不會露怯,自從半個月前混沌戰體正式入級,他已經有了橫掃江東的氣勢。

    …………

    半個時辰后,等江知永休息完畢,才神清氣爽起身,對著幾十米外的蘇恒大笑,“來吧,雖然限定只用1階靈器,可那是指搏殺正爭斗靈器,隱藏面容身份的不在此列,我很好奇,你那件隱匿靈器下,是什么樣的身份!”

    “等我打爆你,就能知道你是誰了!”

    張揚的笑聲下,隨著裁判宣布開賽,轟的一聲,江知永就一路殺破幾十米距離,鐵拳猛地膨脹一下,比正常形態更漲大了一兩成,血管和肌膚組成的一股股玄奧紋路,仿佛讓它化為一個銹刻無數陣法銘文的金屬拳頭,轟的一聲擊中……

    蘇恒花神術一開,2級靈術,在體表組成一個盛開的鮮花氣遁,輕而易舉擋下了。

    1級入門的混沌戰體,面對2級入門的花神術,連輕微漣漪都沒散發。

    轟轟轟!!

    自己霸道鐵拳竟然被阻擋?江知永雖然有意外,卻沒有絲毫停歇,瘋狂催動混沌戰體,一拳接一拳如暴雨傾撒,而且身軀也圍著蘇恒如鬼魅轉動。

    蘇恒就靜靜站著,直到……幾分鐘后江知永累的急促喘息時,他才收斂攻勢避開數米,無語的盯著蘇恒發呆。

    什么情況?2級防御術法?擦,這特么真是本科生?

    全力施為破不開對方防御,人家站著連動都不動一下,他還怎么玩?他是有不少攻殺靈氣,但1階范圍,也就是爆發的和1級最頂級術法一樣的威力。

    “打完了?輪到我了。”

    蘇恒淡然一笑,手中浮現一個青銅小鐘,鐘聲一蕩,一個浩大虛影就浮現在擂臺上空,嗡~

    他入門的莊周夢蝶,評分只是0級1分,但沒關系,武道搏殺除了術法之外,靈器也是很重要很重要的輔助工具,手中的青銅小鐘就是蘇恒買到的,能大幅度增強你精神迷惑幻術的靈器,1階上品。

    這不可能讓0級1分的莊周夢蝶催化強化的比肩1階術法,可催化強化到0級三四十分,還是有效的。

    一次,肯定不可能迷惑住江知永,但蘇恒修為渾厚,多來幾次幾十次,這也算是在施展中磨煉自己的莊周夢蝶了。

    翁的一聲,江知永都眼前一黑,差點睡過去。

    等他猛地一驚醒來,兇狠看向蘇恒時,蘇恒手中青銅小鐘卻快速劇烈的晃動起來,嗡嗡嗡,一道接一道音波,如海嘯一樣席卷而出。

    催化迷幻術法的音波攻勢席卷,這樣的音波也不是你閉上耳朵就能躲的,那是配合精神幻術直接攻擊一個武者的靈魂!

    肉眼可見,江知永連連開始晃動,似乎就要沉醉于莊周夢蝶秘術的精神侵染下,睡過去……

    幾個呼吸后江知永還是臉色微變,眼神依舊兇狠,“想靠精神幻術讓我迷失?做夢,雖然橫練功法對精神幻術抵抗力很一般,可我怎么會不防著這一點?”

    怒斥中江知永也拿出一件傘狀靈器在身前一開,無形的波動閃過,蜂擁而至的精神攻擊直接被阻隔在外。

    蘇恒表情毫無波動,隨手一灑,虛空中浮現大堆的靈植種子。

    破靈花。

    這是一種極具迷幻作用的靈植,自身散發的力量就足以迷醉武道強者,他上臺前就知道,只靠自己目前的實力,是和江知永打平手罷了,拼消耗那會讓這一場擂臺戰陷入長久的僵持里,你打不破我防御,我打不破你的……傻站著多尷尬啊。

    0級入門的莊周夢蝶即便經過靈器催化,也不可能迷惑住超凡境強者,對方靈魂力本身就很強大,別提還有防御精神攻殺類靈器了。

    青銅小鐘搭配莊周夢蝶,只是為了拖延江知永效率。

    破靈花這極具麻醉迷醉效果的靈植,才是他的殺招開始。

    武道系擂臺搏殺,沒規定不能當場種靈植啊!

    一道道23級的木神術,育靈術砸出去,短短時間一堆種子就以肉眼可見速度生長,蘊含恐怖麻醉迷醉效果的植物芳香,也開始在擂臺上擴散。

    單純的破靈花種子,哪怕施展4級木神術,也難以在短時間里徹底催熟,可不要忘了蘇恒是一個4級靈木師,一省小牛,靈木師對于靈植特性,不同靈植組合起來后,能遠爆發一種靈植單獨威能,這太常見了。

    破靈花催熟中,他已經快速拿出了第二種靈植。

    江知永瞬間傻眼!

    他不是沒有在擂臺上遭遇過擅長木系術法的武道強人,那樣的強人很多的,可是在擂臺上拿出靈植種子,催生催熟?

    “裁判?這可以么?”

    傻眼一瞬,也察覺到了虛空氣體變得不正常,江知永才慌慌的看向裁判,裁判,“……”

    裁判深深看了蘇恒一眼,才開口道,“對方使用物品,種子形態不入2級,判定有效。”

    武道系搏殺,擂臺規則很多,但說白了也不復雜,就是限定不同等級的事物罷了,你可以使用靈器,當然也可以使用增幅你某種術法威能的材料。說白了靈器也是增幅術法威能的,你甚至可以帶著被你馴服的靈獸參戰,本身和靈獸一起形成合擊優勢,御獸系的價值是馴服各式各樣靈獸靈寵,武道強者想買來增加戰力,常見。

    只要拿出來時不超過等級限制,就行。

    蘇恒拿出來的東西,不管成熟體如何,只是種子……允許。

    江知永臉色一黑,也不去攻擊蘇恒了,他知道自己破不開那個家伙的防御,轟隆隆,一邊催動防御靈器,一邊拉開身法去破滅生長中的破靈花,幾十個呼吸,長寬兩三里的擂臺上,蘇恒灑落的破靈花全部被碾滅。

    可惜沒什么用,被陣法籠罩著的單獨空間,破靈花的獨特氣味已經擴散在虛空,隨著蘇恒催熟第二種,江知永也快速破滅摧毀第二種靈植,第三種……

    
三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