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5200網 > 玄幻小說 > 我真不是學神 > 第327章 你一個靈木師去湊什么熱鬧?
    片刻后,蘇恒就離開斬殺許家幾人的山嶺,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一柄飛行飛劍,御空向西北方而去。

    法器這東西,頂尖速度還真不一定比得上極陽遁,至少蘇恒手里的法器比不上,他的飛劍勝在能大幅度節省修為。所以剛才他在搜尋許安宏下落時,都沒有使用,靠極陽遁飛掠。

    說白了,最頂尖的飛行術法不只是運轉修為飛行,更是因為在提升過程里靠著各式各樣光系靈物靈寶和其他屬性至寶相結合,讓你的肉身在不斷變化,向著光的特性靠攏,不止面對空氣時阻力越來越小,其穿刺性等等也遠勝各式各樣器物。

    一路飛遁幾個時辰,蘇恒自己都不清楚到底飛出多少里,剛駕馭著法器停在一處平原地拿出丹藥打算修整,另一道遁光就從他側后方追逐而來,快速反超。

    等那身影超出蘇恒數里,又猛地打了一個轉折,殺了回來,和蘇恒隔著二三百米遙遙相望時,那身影才顯出形象,這是一個一頭長發披在肩后,身穿黑色長袍的俊美中年。

    剛看清那人的樣子,蘇恒就臉色一變,“劍魔周子良??”

    如果對方沒有偽裝外貌,這俊美中年就是劍魔周子良,這是大明帝國鼎鼎大名的十兇之一。

    劍魔周子良,縱橫全球的底牌武技就是七情六欲劍。

    七情,喜、怒、優、思、卑、恐、驚。

    六欲是指的眼、耳、鼻、舌、身、意!

    周子良的赫赫兇名,也是靠著這一套超強武技,生生搏殺出來的,七情六欲劍、也可以稱之為七情六欲斬十三式殺招。

    一劍喜,哪怕他是斬殺向剛死了父母妻兒,家破人亡正值人生最低潮,痛苦的想要自殺的人身上,對方也會不由自主不受控制的歡喜,大笑,直到這一劍的威力慢慢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退,或者被斬殺的人實力足夠強大,能硬生生扛過去。

    不然,若劍魔周子良爆發的“一劍喜”是他全力而發,你也沒有足夠修為和靈魂力抵擋,這一股歡喜大笑情緒,會生生耗空你的靈魂力,乃至生機,徹底把你笑死。

    這種歡笑致死、喜悅致死的情況。真的不只是笑!

    舉一個簡單例子,一個人遇到真正的大喜事,會怎么樣?就像有奮斗幾十年房子都買不起的普通人突然中了一億大獎,正狂喜振奮的時候,就算走在路上,被人不小心撞了一下,推搡了一下,不用別人道歉,你在那種“狂喜無限”的情緒下,大部分也懶得去計較吧?

    劍魔的“一劍喜”可怕就可怕在,它會徹底調動激發你的喜悅,到時候你在“本能”最狂喜歡欣的狀態下,別人別說不小心推你一下,就是舉著刀朝著你的脖子砍下,要把你斬首,你也因為不受控制的“驚喜狂喜歡欣”等等情緒,對那些不在意!!

    不在意,不只是不想和對方計較,更包括反應慢,本能上懶得去躲避等等。

    還是像一個普通人努力奮斗一輩子房子都買不起時,突然中了一億大獎可以輕松買別墅時,就算走在路上,看到別人正不小心跌到,還在向著你倒下來,馬上會撞到你,你都懶得去躲避反而很可能順手扶對方一把那樣。

    你的靈魂情緒,會不受你理智控制,從而影響到你一切。

    一劍喜、一劍怒、一劍憂等七情殺劍,輕易掌控影響其他人的靈魂,而殺眼劍、殺耳劍、殺身劍、殺意劍等六欲殺劍,同樣可怕,對方一劍殺出來,不需要真正斬殺在你身上,只需要對著你遙遙斬落,一式殺眼劍,你就會雙目失明,再也看不到外物。

    耳、鼻、舌、身四殺劍一一斬落后,就等于讓一個人失去了五官感知,連修為感知力也無法再放出體外。

    殺意劍更加妖孽。

    那是從根本上斬殺一個人的一切欲望和理想,原本一個野心勃勃為了權勢財富或者其他東西,可以無所不用其極的人,中了殺意劍,則會變成無欲無求,幾乎什么都不想做,包括不想活著,徹底的咸魚一條。

    修為實力不足,就算你遇到劍魔周子良時,沒有死在對方手下,七情六欲劍殺出來,后果變態的嚇人,劍魔周子良的赫赫兇名,不只是從神通強者手中逃過,更因為他很少很少當面斬殺哪個人,而是斬落七情六欲劍后,很多人都是事后笑死、怒死,憂郁死等等。

    那是一種活著還不如直接死亡更痛快的下場!

    中了七情六欲劍,沒有當場死亡,事后還是有很多人,忍不住快速自殺,也不想承受那種痛苦。

    在看清對方是周子良的樣子,而以蘇恒的靈魂感知力?對面的家伙應該不是偽裝。

    他才殺了燈塔足足四個魔頭,十魔足足殺了四個,也見過了邪師周無燦的風采,現在趕路上遇到了十兇之一劍魔?

    不過在驚呼出聲時,讓蘇恒好奇的是,他的5級宗御萬法身,并沒有出現真正的危險和危機,至少他沒從周子良身上感應到危險,這位停下來,似乎不是見了他后想殺人去燈塔領賞。

    “還真是你,蘇恒蘇無敵!”

    幾百米外劍魔周子良也樂了,上上下下掃視幾眼,才失笑著搖頭,“我沒其他意思,只是聽你的名字,聽多了,平時也沒法去江東拜會,畢竟,我是大明帝國十大通緝犯之一,哈哈,現在路過見到,才停下來看看,欣賞下被世人公認為劃時代無敵的家伙的風采。”

    為了證明自己沒惡意,只是好奇,周子良笑容極為燦爛,更在努力營造一份溫柔。

    笑聲之后,周子良又開口道,“現在看也看了,平平無奇嘛,真看不出你是靠什么闖下無敵之名的。”

    “……”

    蘇恒有些無語,他沒想到劍魔周子良停下來,留在幾百米外,只是好奇,想認真看看他?!

    這么奇葩?

    在他無語中,周子良又看了眼西北方,才驚奇道,“蘇恒,現在趕向西北方的人,在至尊島幾乎無窮盡,我一路上已經遇到了十幾波,不要告訴我,你也是想去三界天沙漠。”

    蘇恒還是沉默。

    這沉默讓周子良愕然,他只是隨口問下,蘇恒這是默認了?愣了幾秒,周子良再次大笑,差點笑出淚,“你這是默認了?別逗,就算地書出世,會引發絕對轟動,那也是我們武道強者最輝煌的擂臺,你一個靈木師去湊什么熱鬧?”

    
三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