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5200網 > 玄幻小說 > 我真不是學神 > 第636章 我最看不起的就是那些人
    蘇君澤的事情,奇葩程度讓蘇恒都深感無語,他這個大堂哥,本身長的帥氣飛揚,一米八多的身高,結合起來至少是90分水準的大帥哥。

    即便比不上蘇恒的外觀,在世俗里也不缺女人倒追的。

    但蘇恒知道,這個堂哥是一個很專情的男人。

    和前妻離婚后單身帶女兒,哪怕蘇恒崛起前,就有不少女性不嫌棄他結過婚還帶著娃,倒追他,他都沒接受過。

    去年,蘇恒已經在至尊島搏殺出赫赫兇名,超級威名之后一年左右,蘇君澤才遇到了第二春,對方名字叫于依茗。

    當時蘇君澤也是靈化境強者了,踏入了修煉之路。

    但他一直沒對于依茗說過,他是蘇恒的親戚,甚至他一直在刻意隱瞞著這信息,最初即便自己心動了,他還懷疑于依茗是那些大家族設計的套路呢。即便心動,對她也頗有戒心,初期是抗拒姿態。

    自從蘇恒崛起后,木神殿之戰后,真不乏豪門望族里的名門千金去倒追他,去送資源寶物想拉關系的。

    那類事情接觸了多次,蘇君澤不想給蘇恒添麻煩,拖累到蘇恒,對這類事一直很警惕,若不是和于依茗相遇太過于巧合和浪漫,他開始就無法克制的心動,都不會和對方有后續交流。

    就是這復雜情況下,蘇君澤平時生活,對于依茗呈現的就是一個很普通靈化境修煉者形象,最多是吃穿不愁,帥一點罷了。

    持續的交流中,蘇君澤也漸漸打探到了,于依茗家庭環境還不錯,不過那種不錯是相當于普通人而言,于家就是有個幾十億大明幣的家族總資產,整個家族也沒什么權勢,在南都那帝都城市內,只是中下層富貴家族。

    于依茗父親,是于家中生代里一個不起眼的富家子,混吃等死那一類不闖禍的紈绔,她母親,只是于父迎娶的一個小妾,還早已經在父親那里失去了寵愛。

    察覺到這些資料后……蘇君澤才覺得,這不像是那些頂尖權貴設計的套路,畢竟在以前他遇到的倒追,都是公爵、侯爵、或者南都六部尚書家族、資產上萬億的超級豪門千金去超追他的。他是蘇恒大堂哥的事,也只有那一類最頂尖豪族勛貴才知情,南都市普通富豪大家族,根本不知情。

    這也是帝國對他們這類蘇恒親屬的一種保護。

    于依茗展現的資料,和以往那些倒追他的,差距有些太大。

    資料背景上的對比,讓他覺得于依茗不是外界設計的套路,才多少放寬心和對方繼續交往了,持續幾個月時間,蘇君澤也更確定,于依茗是喜歡他這個人,而不是有大家族想借助他是蘇恒親戚的光環,傍上蘇恒后去外面牟利。

    畢竟蘇君澤不傻,一個人是真心對他好,還是沖著其他事情才對他好,他能感覺出來。

    這件事短時間內,蘇君澤還不好意思和家里說,就打算和于依茗繼續談一陣子,等他突破了超凡境后再去求婚什么的。

    總資產數十億的于家,整個家族也才11個超凡境,只比當初云廊縣許家強了一些罷了,只要蘇君澤能晉升超凡,拋開蘇恒的名頭,也有信心讓于家答應這門親事。

    本來一切發展的很順利,直到半個月前,他和于依茗的關系被于家發現了,被于父發現的,那個混吃等死的中年富家子,不同意,要棒打鴛鴦,送來幾百萬讓蘇君澤滾蛋,說他女兒是要嫁給某伯爵家的小兒子當愛妾的,不是他這個拖家帶口的單身小白臉能高攀的。

    然后于依茗打算和蘇君澤私奔。

    發展到這一步,蘇君澤實在沒辦法了,才跑來問蘇恒,能不能和于依茗在一起。

    聽蘇震講完這一切,蘇恒無語的厲害。

    下一刻,他才苦笑著請蘇君澤落座,見這個大堂哥還是比較忐忑,蘇恒給他倒了一杯靈釀,話說酒壯人膽,喝點的話,大堂哥應該不會和他那么見外了吧。

    片刻后有了微醺的醉意,蘇君澤膽氣也隨之變大了,話終于說利索了,“小恒,我是真不像給你添麻煩。”

    “就像當初你在木神殿剛崛起后,咱們有些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天天跑來你們家借錢,要資源,不給就指責你們不仗義,不照顧親戚,一副死皮賴臉要好處的樣子。”

    “我最看不起鄙視的就是那些人!”

    這的確是在蘇恒家發生過的一些事,他說的那些親戚,認真說起來就是蘇恒爺爺的大伯家那一脈,在蘇恒崛起前至少十多年沒來往過……

    還有一些親戚,蘇恒爺爺向上數兩代,也是幾十年沒來往,蘇恒崛起后來蘇家認親,那一家沒在這里要什么,然而轉身回到市府,就對外宣揚自己和蘇恒是親屬,借著蘇恒打遍全球超凡境無敵手的兇名作威作福,要官要權利。

    “我最看不起的就是那些人,而你名氣越來越大,我遇到的和我攀關系的人也太多了,不管他們對我表現怎么樣,無非是想借助你的名號牟利。你們對我家的幫助已經足夠大了,這方面的事,我絕對不能再給你們拖后腿,就是小穎,我都天天教育她不要在學校說你是她二叔,免得她從小就長歪了。”

    “不過這次,依茗和我的事應該是真實的,沒有套路和設計。”

    “還是我自己沒用,我都用了一顆青云丹還突破失敗,若突破成功,也不會被她爸看不起,我是單身帶孩子,條件不好,但他爸也有點不是東西,非要把她送給一個伯爵家的小兒子當妾室……”

    “我實在沒辦法了,才想來問你,這事行不行?”

    蘇恒心中的無奈,在這堂哥解說下也在飛速擴散席卷,話說有這樣的親戚,是好事。

    但這個大堂哥,也未免太謹慎了。

    陪著堂哥又喝了一杯,蘇恒才笑道,“澤哥,你愿意給小穎找個母親,這是好事,我肯定支持。”

    蘇君澤的女兒就叫蘇穎,目前還在上小學,只不過前后因為蘇恒的關系,已經轉過好幾個學校了。那丫頭三歲開始就是蘇君澤一手帶大的。

    這事,蘇恒肯定是支持的。

    就是這樣的小事,大堂哥竟然在他面前擺出那樣不自然,忐忑緊張的架勢,他能怎么說。

    
三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