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5200網 > 科幻小說 > 我的父親叫滅霸 > 第兩百五十五章 女人真煩
    涅柔斯是誰?

    他是澤貝爾王國的領袖,是一個合格的王。

    他從很早以前就知道,如果想要統一整個海底,那么亞特蘭蒂斯王國絕對是一個繞不過去的門檻。

    不是因為其他,就只是因為亞特蘭蒂斯這個名字就代表了海底王權的正統。

    不管是他的澤貝爾也好還是其他王國也好,上古時代都只是亞特蘭蒂斯的一部分而已。

    也正是因為明白這一點,所以他才會連續與亞特蘭蒂斯的兩代王交好,甚至于不惜將自己的女兒拉出來與奧姆王締結婚約。

    他的本意是想通過女兒的這一層關系從亞特蘭蒂斯獲取更多資源以壯大澤貝爾,結果沒想到奧姆莫名其妙就暴斃了。

    他的計劃也因此落了空。

    但是,也正是因為如此,涅柔斯想到了一個更絕的方法。

    他要將自己的女兒推上亞特蘭蒂斯的王位,成為亞特蘭蒂斯的女王。

    【湄拉與奧姆有婚約,她早已經是亞特蘭蒂斯的人了】這個觀念早已經深入了每個亞特蘭蒂斯人民心中。

    他們對前任亞特蘭娜王后還在時經常來瞎溜達的湄拉很熟悉,也很放心。

    憑借著這樣的民意基礎,涅柔斯完全可以為湄拉塑造出一個【用情極深】的人設,成為一個“名義”上的女王,成為一個【只要復仇成功后就自動退位讓權】的女王。

    “涅柔斯,謝謝你的好意,不過這件事我覺得還是有些不妥。”

    亞特蘭蒂斯王宮內,王國二把手維科繼續裝作聽不懂,不動聲色的拒絕。

    他想過很多人,卻唯獨沒有想到過在奧姆死后,率先向群龍無首的亞特蘭蒂斯發難的人,居然是向來唯奧姆馬首是瞻的澤貝爾國王涅柔斯。

    “我知道,我只是給你一個建議而已。”涅柔斯恢復了自己那和善的面容,再啰嗦了幾句后,便帶著被他于無聲無息中堵住了嘴巴的湄拉離開了亞特蘭蒂斯,回到了澤貝爾。

    “父親!”

    “為什么?!”

    “奧姆已經死了,為什么你還要我去當他的未婚妻?還要我成為亞特蘭蒂斯的女王?”

    回到王宮后終于能說話的湄拉攔在了自己的父王面前。

    “就是因為奧姆已經死了,所以你才有機會成為亞特蘭蒂斯的女王,明白了嗎?”

    “什么?不,不,我拒絕。”

    “我——”

    “這件事沒有你拒絕的權利,湄拉。”

    涅柔斯嘆了口氣,用最溫和的語氣說著最冷酷的內容。

    “聽著,湄拉。統一海洋,重現亞特蘭蒂斯昔日榮光是歷任澤貝爾國王的畢生夢想,你明白嗎?”

    “現在我們有機會了,奧姆已經死了,而你是奧姆唯一的未婚妻,亞特蘭蒂斯的人都接受你,都熟悉你,你明白嗎?”

    涅柔斯的手指劃過女兒的臉頰,溫和良善的臉龐卻令湄拉感到無比陌生。

    “這是屬于我們的機會,湄拉。”

    “所以,你必須成為亞特蘭蒂斯的女王,你知道嗎?”

    “不,我不明白。”

    “亞特蘭蒂斯的王位應該是亞特蘭娜王后的長子亞瑟·庫瑞,不應該是我。”

    “你讓我感到陌生,父親。”湄拉緩緩后退,望向眼前這個曾朝夕相處的男人,搖頭。

    眸中滿是失望。

    “亞特蘭娜的長子?”

    “湄拉,你要認清楚一點。”

    “亞特蘭娜早就不是亞特蘭蒂斯的王后了。她是失節的賤人,是違反了婚約與人類男人私通的賤人,是被關進了海勾國接受懲罰的賤人!”

    “她與人類生下的那個野種不配登上王位明白嗎?”

    “你是我的女兒,是奧姆的未婚妻。”

    “你,應該履行自己的婚約。無論發生了什么,明白了嗎?”

    涅柔斯臉上的溫和逐漸被野心撕破,暴露出的模樣令湄拉打心底里感到恐懼。

    她從未見過這個樣子的父親。

    “從今天開始,你不能夠踏出這個房間半步,直到你的登基典禮開始。”

    最后看了一眼女兒,涅柔斯轉身離開了她的房間。

    湄拉下意識的想從昔日逃跑的窗戶邊翻出去,一開窗卻發現足足有三個支隊的護衛隊在盯著自己。

    “怎么會…………”

    心中慌亂如麻的湄拉找遍了自己以前所有逃跑的出口,全部都站著大部隊,無一例外。

    涅柔斯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以前你跑出去就跑出去,反正還沒結婚玩玩也就玩玩。但現在不行,老老實實待著準備登基做女王。

    “怎么辦……”

    湄拉閉上了眼,不斷做著深呼吸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父親涅柔斯的態度已經表現的很明顯了,他走的和奧姆是一個路子。

    一旦他借助自己的身份名義掌控了亞特蘭蒂斯,勢必要與地上世界開戰。

    “對了,貝克特!貝克特!”

    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后,湄拉陡然想了一件事,想起了昨天回來前她送給貝克特的那個海螺。

    “貝克特!貝克特你在不在?”

    “貝克特,請救我出去!”

    “貝克特…………”

    ………………………………………………………………

    英國,倫敦。

    一身黑色寬松運動服漫步在泰晤士河邊的貝克特看著眼前人來人往的景象,眉頭緊鎖。

    “沃茲?”

    “應該是因為時間過去了太久的緣故,導致資料中記載的藏有【母盒】線索的建筑不見了。”

    手環空間內的沃茲拿著自己檢索到的數據與眼前的泰晤士河進行比對分析。

    它也有些頭疼。

    母盒的存在實在是太神秘了。

    僅有的線索卻就此中斷。

    “貝克特?真的是你?”

    一聲呼喚令貝克特從與沃茲的交談中回過神。

    上身黑色皮夾克白襯衣,下身藍色緊身牛仔褲,腳上踩著一雙高跟短靴的戴安娜映入眼簾。

    “戴安娜?”

    “你是在游覽這個世界的名勝古跡嗎貝克特?”聽過布魯斯分析,覺得眼前這個男人很有可能是自己八竿子打不著的遠親的戴安娜笑著問道。

    “讓開。”貝克特一手推開了擋路的戴安娜,卻反被戴安娜抓住了手腕。

    “我們需要談談,一起喝一杯嗎,貝克特?”

    “讓開,否則我不介意把你丟下去。”貝克特臉上寫滿了冷漠。

    怎么女人一個個都這么煩?

    頂點

    
三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