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5200網 > 穿越小說 > 密戰無痕 > 第293章:楚晴萱暴露
    當初陳淼不想跟梁雪琴繼續下去,他就有這方面的顧慮,他太了解高層的那些所謂的大人物了。

    一個個表明上是衣冠楚楚,謙謙君子,可背地里,那還不是男盜女娼,鬧出的笑話還少嗎?

    不過,他們至少不像日本人那樣,至少還要些面皮,不會干那種硬來的事情,倒是你情我愿的居多。

    美其名曰:個性,自由,天***……

    若是登臺表演,那掙的是這碗開口吃飯的錢,為了藝術也好,那怕是私人的堂會都可以。

    就是不知道這林世群到底想要怎么樣。

    “既然是主任的安排,我回去盡力說服就是了,但我也不敢保證,畢竟,我跟雪琴還沒有正式成親,這萬一……”陳淼也不敢把話說滿了。

    “世群說了,他就是想到時候活躍一下氣氛,不能來也不勉強。”葉玉茹點了了點頭。

    看到葉玉茹臉色并無太大的變化,陳淼也是心中稍定,自己也未免把人性想的太惡了,也許這林世群是想巴結陳智博,好給在競爭警政部長的增加一筆籌碼,但還未必要用這種手段。

    這種事情傳出去,那是相當難聽的,何況,他陳淼也不是任人捏的,這76號上下,誰不知道,梁雪琴就是他的逆鱗。

    為了梁雪琴,他都可以背叛軍統,連丁默涵得力干將,說殺了就殺了,何況這是喪人心的行為。

    這個時候,林世群還不至于用這種昏招,那不是往丁默涵手里遞刀柄吧。

    “聽說你愛喝咖啡,也嘗嘗玉茹姐煮的。”進入林家,葉玉茹招呼陳淼在客廳內落座,自己跑過去煮咖啡了。

    不一會兒,一杯煮好的黑咖啡端了過來。

    “嗯,很香,很純,嫂子這咖啡煮的真好。”陳淼道,“我們家那位,不喜歡喝咖啡,也不會煮。”

    “那哪兒行呢,這做女人的,嫁了人后,就要相夫教子,把丈夫伺候好了,這是本份。”葉玉茹莞爾一笑道,“改日,請她到家里來,我教她煮咖啡,保管以后,你只喝她一個人的咖啡。”

    “好,好,就怕她沒那個耐心。”

    “會有的,你放心好了,你玉茹姐有時候一個人在家也挺無聊的,你說總是打牌逛街,也沒什么意思,我還想跟雪琴妹妹學唱小曲兒呢。”

    “玉茹姐要是肯登臺的話,估計這金嗓子都給比下去了。”

    “你這話經常跟雪琴說吧?”葉玉茹開心的笑道,“都說你是不茍言笑,我看吶,那是分對人。”

    “工作是工作,生活歸生活,我分的比較清楚,倒是讓人誤會了。”

    葉玉茹點燃一根女士煙,在陳淼面前吞吐起來,女人抽煙,陳淼其實挺不喜歡的,雖然這在當下是很時髦的行為。

    但是女人抽煙,上了年紀的也就罷了,可年紀輕輕的,那就顯得有些輕浮了,而這大多數抽煙的女人基本上私生活都不太檢點。

    兩人在客廳內,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著,都是葉玉茹主動問一些問題,陳淼偶爾回應一下。

    沒過多久,林世群回來了。

    臉頰通紅,走路腳步都有些飄了,顯然是喝了不少酒,近身未來,聞到一股刺鼻的酒氣。

    “三水,老丁今天遇到了點麻煩,你聽說了嗎?”林世群從中葉玉茹手中接過一條熱毛巾,把臉擦了一下,然后也在客廳內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葉玉茹趕緊的給倒了一杯溫開水送了過來,那服侍的真叫一個無微不至。

    “聽說了,不過萬幸的是,丁主任人沒事。”陳淼點了點頭,有道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這種事兒,只怕現在已經在76號內傳開了。

    “這個老丁,為了一個女人,差點兒把命都丟了。”林世群感嘆一聲。

    陳淼微微一驚,他其實也對丁默涵遭遇刺殺在腦海里做了一些猜測和推斷,大概率的是跟楚晴萱有關。

    但是,具體什么情況,他并不清楚。

    可從林世群嘴里說出來,他知道,自己的猜測基本上是對上了。

    “丁主任最近又招惹什么桃花了?”陳淼嘴上玩味的嘿嘿一笑。

    “桃花倒是有,但不是新的,那個小楚,三水你認識的,你不是過去還在明光中學當過三個月的老師嗎?”

    “地理老師。”陳淼忙道。

    “這個小楚是你班上的吧?”林世群問道。

    “是的,不過,我教好幾個班,也不是她這個班的班主任,就是有些印象,從日本回來的,挺活躍的,其實,我跟她除了在課堂上偶爾有過問答,私下來沒怎么接觸,我那個時候負責一些學.運工作,但主要是以男生為主。”陳淼解釋道。

    “三水,你不必解釋,我知道,你在老丁面前那是盡力的淡化你跟小楚這段師生關系,不過,這一次,我倒是想讓你重新利用你們這一段師生關系。”林世群嘿嘿一笑道。

    “主任,其實我主動淡化這層關系,不光是丁主任的關系,還有,這小楚年輕漂亮,我呢,不想在男女之事上犯錯誤,弄的家宅不寧,還影響工作,所以,盡量的跟小楚避開一些,這樣對大家都好。”

    “你呀,還真是太小心了,不過,在男女關系這方面,你還真是我們76號的楷模。”林世群哈哈大笑,從陳淼豎起大拇指。

    “主任謬贊了,怕老婆夠丟人的了,何況還是結婚就怕……”

    “哈哈……”林世群與葉玉茹都被陳淼這忸怩的樣子都給逗笑了,不過,接下來,林世群顯然是有正事兒要跟陳淼談,他還把葉玉茹給支開了。

    客廳內,就剩下他們兩個人。

    這個時候,陳淼要真想對林世群不利的話,那林世群真就是叫天天不應了,不過,陳淼只怕也別想活著從這里走出去。

    “楚晴萱的身份已經查清楚了,中統特工,代號:白蛇,這是徐泰來很久之前就埋伏下的一枚棋子,她利用自己跟老丁的關系,潛伏到老丁身邊,以美色誘.惑他,竊取情報,我們的許多重要消息以及針對中統的行動計劃都是她泄露出去的。”林世群鄭重的說道。

    陳淼并沒有覺得太奇怪,其實他對楚晴萱的身份也有過猜測,肯定不是自己組織同志,組織上的原則是不允許用色誘的方法獲取情報的,軍統方面他從未聽鄭嘉元提過,而中統方面,他雖然了解一些,但兩家過去就是冤家,斗的厲害,人家潛伏的這么隱秘的特工,怎么可能告訴你?

    但隱約的覺得,還是中統的可能性比較大。

    “怎么,你看上去一點兒不驚訝?”林世群注意到陳淼的表情,他有些奇怪的問道。

    “主任還記得宋云萍那個案子嗎?”陳淼問道,“就是咱們破獲軍統巨額經費的那個案子?”

    “怎么了,這個案子跟楚晴萱有關系嗎?”

    “這個案子跟楚晴萱沒什么關系,但是后續發生的宋云萍被陳明初帶走調查一事,有一個女人暗中給何媛媛打電話,告訴她有關軍統經費去向的秘密,而何媛媛對檔案室的工作不滿,尤其是宋云萍還得到重用,所以,她就把這個秘密告訴了茅秘書,之后的事情,主任您都是知道的。”陳淼解釋道。

    “你是說,打這個電話的女人是楚晴萱,她是怎么知道這比經費的來龍去脈的?”林世群眼睛一亮。

    “這個我不知道,事后,我對那個何媛媛說的那個電話進行了反向偵查,但那是一個公用電話,想要找到打電話的人,那無異于大海撈針,所以,我就用了一個最笨的辦法,監聽了這部公用電話,然后讓何媛媛就去聽這個電話打出去的沒一個電話,結果,您猜?”

    “楚晴萱?”

    “沒錯,就是楚晴萱。”陳淼點了點頭。

    “你為什么不報告?”

    “主任,僅憑這個電話聲音,根本不足以指證楚晴萱,弄不好,還會背上誣陷的名聲,何況,楚小姐已經出任丁主任的秘書了,那是身邊人加枕邊人,我剛進76號,這事兒若是報告上去,那不是自找沒趣,吃力不討好嘛。”陳淼苦笑一聲解釋道,“何況,何媛媛也只是說,那個聲音很像楚晴萱,但如果當面一對質,只怕何媛媛根本無法證明什么。”

    “是呀,但是我們可以對其進行監控,也可以早一點兒發現她的身份?”林世群點了點頭。

    “主任,現在發現也不晚啊。”

    “你這個腦子就是比葉文、克明他們靈活多了。”林世群微微愣了一下,旋即笑了起來,大有英雄所見略同之感。

    “主任,既然確認了楚晴萱的身份,那是不是可以抓人了?”陳淼順桿子往上問道。

    “不急,老丁現在應該已經明白楚晴萱的身份了,這得看他如何處置,他要是果斷處置了,咱們也無話可說,畢竟,大家都不是完人,受人蒙蔽,這種事兒,說不定日后還會發生在你我的身上。”林世群道。

    “主任說的有道理,不過,萬一丁主任不想處置這楚晴萱,而想著繼續把這條蛇養在身邊呢?”

    “那你就錯了,老丁這個人好.色不假,可他也最惜命,他是絕不會把楚晴萱再留在身邊的,最多是等這陣風過去了,再慢慢處置。”林世群呵呵一笑道。

    “嗯,那我們就靜觀其變好了。”陳淼點了點頭,這種事兒,能不摻和最好了。

    “不,楚晴萱能策劃這么大的行動,身后必然有中統一支精銳骨干力量,我們可以等老丁,但不能仍有這些人繼續破壞汪先生的和平建國大業,所以,必須要鏟除楚晴萱背后的中統這些人。”林世群道,他也是中統出來的,當然明白,中統欲置丁默涵于死地,難道就會放過他嗎?

    不可能。

    只有把危險消滅在萌芽中,才是安全的。

    “這事兒您交給二處去辦好了,老馬對付這些人應該沒問題的。”陳淼道。

    二處是專門對付中統和地下黨的,這活兒交給他們也是順理成章的,督察處要是再把二處的活兒搶了,人家該有意見了。

    “這一次,你跟老馬聯合辦案,你的任務是給我盯住楚晴萱,老馬對付楚晴萱背后的中統行動組。”林世群道,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太偏愛陳淼了,何況陳淼就一個人,也不能所有案子都讓他辦了。

    “既然主任已經有了安排,三水遵命就是。”陳淼知道,拒絕的話,必然會引起林世群的不滿。

    他現在除了原則問題,其他林世群一切交辦的事情,他都會遵從,當然,這個事情怎么辦,辦成什么樣,那就就是他說了算了。

    “嗯,詳細的情況,你明天去找老馬,他會跟你說的。”林世群呵呵一笑,起身道,“天不早,我就不送你了,早點回去休息吧。”

    “是,主任,那三水就先告辭了。”陳淼忙跟著起身欠身道。

    “主任,留步。”

    “好,張魯,替我把陳處長送出去弄堂口。”林世群對門口站著的張露吩咐一聲。

    “是。”張魯答應一聲。

    “有勞張兄了。”

    陳淼忙道,張魯是林世群的侍衛隊長,又長官機要安全,是林世群的心腹,雖然在76號職務不高,可是絕對不能得罪的人之一。

    望著陳淼離去的背影,林世群返回客廳,葉玉茹從樓上穿著睡衣走了下來。

    “你都跟他說了?”

    “嗯,不過,他倒是有些不太情愿,畢竟,哪是他未婚妻,誰也不愿意在這種場合下,讓自己的女人去取悅別人?”

    “這不過是活躍氣氛而已,又不是讓梁小姐去做那種事情?”林世群哼哼一聲。

    “這陳智博什么性子,世群,你了解嗎?”

    “這個你不用擔心,那晚會有人陪著智博先生一起過來的,不會出什么岔子的。”林世群解釋道。

    “那就好,世群,這個智博先生在汪先生跟前份量多少,能為你當上警政部長說多少話?”

    “還不知道,不過,陳智博來滬,是來當行政院長的,那是過去汪先生的位置,你說,他的話份量重還是不重呢?”林世群斜睨了自己老婆一眼道。

    “行政院長,那不是比周先生的財政部長還要權力更大?”葉玉茹露出一抹喜色道。

    “現在誰手里有錢,有槍,有人,那說話才硬氣,腰桿才挺得直,我在76號憑什么能跟老丁斗,就是這個道理。”林世群躊躇滿志道。

    頂點

    
三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