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5200網 > 修真小說 > 攻仙 > 第一卷:生當做人杰 第147章:善辯之人
    北閣樓外的氣氛很是緊張,雙方都是半步不讓,只差一點火星,便會徹底炸開。

    悟道者一方的人數,并不比那高家一方的人數少,若是真的打起來,也不一定會落得下風。

    之所以遲遲沒有動手,只是因為此是練氣宗的地盤。

    倘若因為一場沖突,而被練氣宗趕下山去,那明日的競寶大會也就無法繼續參加了,得不償失。

    而高家這一邊卻沒有那么多顧慮。

    畢竟,他們的靈產是在練氣宗內被盜的,自然也要在練氣宗內找回來。

    雖說主要還是因為看護不當,但練氣宗同樣有一部分責任。就算怪罪下來,他們仍占一個理字。

    “既然你們執意阻攔,也別怪我們不講情面給我打!”高有望大袖一揮,人群中頓時涌起陣陣綠色的華光,就要施展仙法,進行攻擊。

    密集的木行靈氣如同落入水中的雨點,在周圍蕩起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要打便打!老娘可不怕你們這些修真者!”穆月好酒好戰,一身英武之氣,手握兩柄八棱銅錘,看上去極具破壞力。

    張仲麟從背后取下兩桿靠旗,交叉胸前,將楚負滄等護在身后,一聲厲叱,身上氣勢急驟變化,殺氣騰騰,如同一位久經沙場的絕世將軍。

    戰況一觸即發!

    “等一下!”

    便在這時,姚籍連忙攔在雙方中央,說道:“凡是要將證據!你說我們盜走了你們的東西,可有證據嗎?”

    高有望冷冷一笑,道:“若是有證據,早將你們全部抓起來了!事實如何,一搜便知!”

    姚籍眼珠一轉,卻是說道:“口口聲聲說是我們盜走,那我問你,你們高家的靈產,是在何時被盜的?”

    “兩個時辰前,天色還未徹底亮起的時候!”高有望說道。

    他們高家,此次帶來的靈產數量頗多,為防止出現意外,每隔兩個時辰就要檢查一次,確實是在前兩個時辰被盜的。

    “既然如此,那你聽我這話,可有道理這竊賊既然是在練氣宗內行竊,勢必要小心謹慎,防止露出馬腳。所以這:蟄伏、查物、避人、探路、行竊、周旋、善后、退走、藏物,諸般事宜,缺一不可,然后才能折返而歸。其中曲折,至少也要兩個時辰才辦得到!你說對是不對?”姚籍捏了捏嘴邊的一撇胡子,很是冷靜的分析著。

    高有望仔細想了想,卻是沒有反駁。

    確實,這練氣宗可不比其他地方,到處都看得見修真之人。盜賊若要行竊,勢必小心謹慎,伺機而動,否則一旦被人抓住,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如此算下來,也確實需要至少兩個時辰,才能保證萬無一失。

    “那看來是誤會了。”話說道這里,楚負滄也明白了姚籍的意思,便將話茬接了過來,道:“諸位有所不知,一個時辰前,我這里剛剛來了一位貴客。這院中所有的人,皆在與這位客人飲酒暢談,半步未曾出去過。此事,這位貴客可與我們作證!”

    言罷,他們讓出兩側,將何易所坐的酒桌顯露出來。

    高有望側了側腦袋,見院中確有一人未曾出來,隨即皺起了眉頭。思忖片刻,卻是不屑的說道:“我怎么知道你們說的是真是假?而不是隨便找來糊弄我們的借口?”

    楚負滄臉色一變,道:“哼,濮陽鐘家,名聲在外,豈會替

    人作偽證?”

    “......”

    院中,假寐中的何易聽到外面提及自己,卻是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心道,這是想將戰火往自己身上引嗎?

    看來這個楚負滄,以及姚籍,也并非是什么好與之人......

    這份心機,著實不簡單。

    ...... ......

    雖然鐘家并不是修真世家,但因其特殊的族規,以及與皇城的關系匪淺,所以名望還是很高的。

    楚負滄這般說著,頓時將那些高家之人的注意力轉移到了何易身上。

    “濮陽鐘家?”

    高有望仍舊十分的懷疑,帶著一群人進入小院,迅速將何易圍攏起來,面色不善的說道:“這位兄弟,你確定能給這些人作證嗎?”

    何易正襟危坐,兩手捧著一杯剛剛泡好的解酒茶,小口品著,卻是沒有說明能與不能,而是用一個旁觀者的口吻說道:“鐘某確實是一個時辰前來的,這點不假,但這不能證明什么。我一個人一雙眼睛,難道還能看住這里所有的人不成?”

    一邊說著,何易指了指穆月、張仲麟等一同喝酒之人,繼續道:“我只能證明他們幾人的清白,至于其他人,與我無關。”

    “鐘兄弟!你......你明明可以替我們所有人證明清白,怎么......”

    穆月等人見何易不愿為他們開脫,顯得有些急躁與不悅,想要說些什么,卻被何易直接打斷了。

    “不!我只能證明一部分。”何易固執的說道。

    何易不是傻子,這些高家之人不是傻子,楚負滄、姚籍二人更不是傻子。

    反而與何易喝酒的才是一群傻子。

    當然,這個傻字,指的不是愚蠢,而是單純。

    若非如此,何易也不會主動升起結交之心。

    他若真的直接一口攬下,不僅會讓這些高家更加懷疑他們是否串通,他自己也會惹得一身爛泥。

    因為,這些高家之人明顯就已經“認定”了東西是被悟道者們盜走的,若是一味的替他們開脫,只會起到反面效果。

    “不過,高兄既然已經問起我了,那我反倒要問上一句:高兄,你們家的靈產,是在練氣宗里丟的,可對?既然如此,你們為何不去找練氣宗盤問,反而要來這里?”何易挑了挑眉毛,面無表情的說道。

    “對!鐘兄說的不錯!你們在練氣宗丟了東西,又不是在我們這里丟了東西。為什么不找練氣宗要?”穆月似乎抓住了破綻,連忙跟在何易后面說道。

    “沒錯!哪有問客不問主的道理?”

    “你們想找失物,找練氣宗要去!別在我們這里撒野!”

    “......”

    悟道者一方紛紛說道。

    “伶牙俐齒的家伙!”高有望瞪了何易一眼,怒聲道:“別在這里混淆是非!練氣宗是這里的主人不假,但請你我而來,卻不是為了宴請賓客,而是來做買賣的!何來主客之說!”

    “就算如此,也不能不問主家的意思,就隨便在這練氣宗之內動手。”何易有些詫異,也沒想到高有望能這么快就看穿自己話中的弱點,心下忍不住對其高看了幾分。略所思忖,便繼續說道:“容我說句公道話。此時,練氣宗山門已關,進不得也出不得。所以,你們高家丟失的靈產一定還在練氣宗內。咱們有

    一說一:來到這里的所有人,目的都是相同的,便是為了競寶二字。靈產既然被盜,那盜竊之人想必也是為了在明日的競寶之中能夠多一份底氣,所以只需等到明日,看誰會在出價之時拿出你們高家的靈產,那這盜竊之人便是誰了。”

    高有望仔細琢磨著何易的話,卻是搖頭說道:“倘若沒人拿出來,怎么辦?”

    “怎么會沒人拿出來呢?”何易微微一笑,雙眼瞇成了一條縫隙:“倘若真的沒有,那這幕后的黑手,可就昭然若揭了。”

    高有望連忙問道:“是誰?”

    何易沖著高有望勾了勾手掌,附耳過去,與他低聲說了些什么。

    “這......有這種可能嗎?”

    “為何沒有?你們高家亦在斛陽城落腳過一段時間,想必也知道這次前來的世家數量。彼時多少,現在又有多少?消失的那些世家之人,到底去了哪里?誰,才有這個能力,讓如此多的世家修士,在一夜之間完全消失?高兄,這些蹊蹺之事,你可有仔細想過?”

    何易話音一落,便見高有望面色一凜,細思片刻,臉上卻是越發顯得陰沉。

    “受教了!告辭!”

    片刻后,他沖著何易略作抱拳,便直接帶著一眾高家子弟,離開北閣。

    ......

    三言兩語,非但化解了沖突,還叫那高家之人主動離開。

    這一幕,放在一眾悟道之人眼中,還頗有一種“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味道,顯得很是高深莫測。

    精通詭辯,巧舌如簧,是個厲害的人物。楚負滄與姚籍相視一眼,在心中如此評價道。

    “鐘兄弟,你可真是厲害!”穆月大大咧咧的說道,拉著何易就要坐回原處:“剛才真是錯怪你了,靜嫻給你陪個不是。來來來,咱們繼續喝,不醉不歸!”

    “對了!你這老姚,說好了與鐘兄弟拼酒,怎么開溜了?”

    眾人再次起哄起來。

    但這次,何易卻是搖了搖頭,拒絕道:“今日就到這里吧,在下還有要事在身,不便耽擱,若有緣份,他日再聚吧。到時候定會與諸位好好暢飲一番,告辭。”

    言罷,何易與這些悟道之人一一作了揖禮,快步離去。

    看著何易漸漸遠去的背影,姚籍忍不住苦笑了一聲,小聲嘀咕道:“這次可是辦砸了。”

    他原本是想著借用那些高家的修士,來試探一下何易的真實身份,不想非但沒有試探出來,反而讓何易心中起了芥蒂。

    “無妨。此人頗有城府,看不透深淺,暫時不用一味拉攏。”楚負滄低頭沉思了片刻,說道:“目前來說,還是以尋訪隱居于北地的悟道之人,以及勸服各路反抗勢力為主。”

    姚籍點點頭,正色道:“這戎州境內,三處規模較大的勢力中,黎戎寨已經覆滅,北海水師常年于海霧之中蟄伏,尋而不得。所以我們接下來的目標,就只能是白龍寨了。我已暗中派人與那位張寨主接觸過,只是他們頗為防備......說是必須要您親自過去一趟。”

    “親自過去嗎?也好......待我尋訪完北地的各路悟道者,便親自去見見那位張寨主吧。”楚負滄點了點頭,回身望著身后的諸位追隨者,笑道:“走!難得今日興致,我便陪你們喝上一杯!”

    
三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