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5200網 > 穿越小說 > 大明輔君 > 第一卷 年少輕狂多仗劍 第一百一十四章 風雨滿樓
    觀眾還在回味之前的《牡丹亭》,就見一群踩著高蹺穿著戲服的人就上了臺,一共八人,入場時以一字長蛇陣排列而入,到了戲臺上又變作雙人并列隊形,起初走高蹺的隊伍倒是也沒什么新穎,那八人不過在臺上走了兩圈,只見步子一變,換為八字形,開始然后八人各展出看家本領,耍著小旋風、花膀子、鷂子翻身、大劈叉等艱險動作。

    這走高蹺的八人雖看起來有些凌亂,卻也別有一番滋味,看得人眼花繚亂。

    不多時,戲臺上一陣腰鼓、小鏜鑼、大小釵一陣緊羅密布的聲音響起,臺上走高蹺的八人立刻加快了動作,花樣越發的繁多。

    而此時從大戲樓的后臺中,之前那一群表演《牡丹亭》的藝人著了戲服走了出來,觀戲的茶座處,原本過道上密密麻麻的人此時也讓出了一條道。

    那些藝人出了戲臺伴著曲笛、三弦、笙、琵琶的和聲又唱起了戲文,沿著觀眾讓出的道朝著對面的碧霞元君娘娘廟而去。

    這些唱戲的藝人走過一排排的茶桌,每走過一排,便有人將他們身后相鄰的兩個茶桌拼了起來,直接把他們走過的過道攔了起來,總共走過八排茶座,那八排相鄰的八仙桌便全部被拼在了一起。

    除了大戲樓,連廟街上的觀眾也主動讓出一條緊湊的道路。

    此時大戲臺上為走高蹺伴奏的樂師也都站起了身,沿著戲臺走了下去。他們手里的樂聲不停,繞過拼起的八排八仙桌,站在大戲樓的門內繼續敲敲打打,戲臺上的八人也相繼跟著下了戲臺,接著便是一大二小三只舞獅上了臺,大獅是由二人合舞,又稱太獅,小獅由一人獨舞,又稱少獅,除了這一大二小三只獅子外,并另有一人手拿繡球引導。

    平常的舞獅通常是一人扮作武師,并開拳踢打以引誘獅子起舞,但此次那引導之人的裝扮卻讓觀眾有些意外,那人竟是一身薩滿巫師的裝扮,那薩滿巫師先是跳了一陣大神,然后才拋出繡球引誘獅子起舞。

    雖然開頭有些荒誕,但隨著臺上鑼鼓聲點的快、慢、輕、重,三頭獅子倒也是舞的妙趣橫生。

    那八人高蹺隊下了戲臺,竟是也不變道,直接從那些拼起的八仙桌上一個個踩了過去,八人各顯本事,即使站在八仙桌上仍是耍著不同的招式,精彩紛呈,直看的人們眼花繚亂,這便是“虎跳山門”了。

    待這些人過了八仙桌,前面等候已久的樂師才出了大戲樓的門繼續在前面領路,茶座里看戲的觀眾再向那些拼起的八仙桌看去時,桌上的差點干果竟未動分毫,仍是之前的模樣。

    花燈檐廊里的眾人看的連連稱贊,徐茗兒道:“原來這便是‘八仙過海’,今日終于得見了,果然名不虛傳。”

    朱由檢也附和著連連點頭,他從前也是在每年的元宵燈會見過人走高蹺的,不過那些走高蹺不過是在腳下高蹺的長短高度上做些文章,然后變換著戲服走著不同的隊列也就成了不同的戲目了,所謂的八仙過海、水漫金山,就是看那些人的戲服穿的是八仙還是法海、沙彌了,與此時看到的完全無法比擬,這讓他不由得感嘆,這些古老的民間藝術傳成流失的可怕。

    再看戲臺上

    的的舞獅表演,開始時還頗有些精彩,只是越往后卻越發顯得有些笨拙。

    其中一大一小兩只獅子忽而翹首仰視,忽而回頭低顧,忽而回首匍伏,忽而搖頭擺尾,千姿百態,仍是精彩紛呈,只是那薩滿巫師手里的繡球卻時常跟不上獅子的節奏,而另一只小獅子也是生疏的很,那模仿的動作有舐毛、擦腳、搔頭、洗耳、朝拜、翻滾等,只讓那小獅子舞出了小猴子抓耳撓腮的感覺,看的眾人一陣大笑。

    唱戲的隊伍沿著娘娘廟前廣場一邊的石階上了廣場,在廣場上空出的地方又唱了一出便從另外一邊的石階而下,轉回了戲樓。接著便是第二場的高蹺隊在廟街上候著前面一場唱完離開,然后依樣從一邊的石階上去在廣場表演了一番。

    此時戲臺上的舞獅隊在高蹺已經開始表演了,他們仍沒有下臺酬神的意思,那雙人大獅的獅頭有些急了,敲鑼打鼓的人已經站起來半天了,那薩滿巫師還在那里舞著繡球。

    廟會最后一天的酬神是這次廟會最重頭的戲份,如此重要的時刻卻是舞獅隊頻頻出現問題,不僅舞獅隊,連前面踩高蹺的都有些急了,他們已經在廣場上表演了一段時間,卻仍不見舞獅的下臺。

    那舞獅的獅頭此時頗有些后悔收了那二人的錢財讓他們加入進來,他們信誓旦旦的保證說以前舞過獅子絕不會出現問題,不過是想借著酬神演出的機會沾些福報,那獅頭見他們舞起拳腳也有模有樣便信以為真,合練采青的時候倒也沒出過什么問題,此時一上臺,確實事故頻出。

    大獅的獅頭也顧不上許多,伸出腳在那薩滿巫師的屁股上踢了一腳,直踢的他一個踉蹌,看的觀眾一陣大笑,這哪里是戲獅子,分明是獅子戲繡球嘛。

    那舞繡球的薩滿巫師便是女真人果賴,身為鑲藍旗的副都統,他何時受過此等恥辱,猛地便想發作,但想了想任務又硬生生的忍了下來,回頭一看,便見那大獅的獅頭一個勁的朝鑼鼓手那里連連示意。

    這時果賴才想起來之前約定的,一見鑼鼓手起身便要跟著他們下臺了。想到這,果賴連忙拿起繡球舞了幾個動作,趕緊跟著鑼鼓手往戲臺下走去,生怕慢了會被人看出點什么。

    鑼鼓手如之前的高蹺隊樂師一般繞過八仙桌站在了戲樓門內繼續敲敲打打。

    此時的八排拼起的八仙桌早已撤去了桌上擺放的東西,那薩滿巫師站在第一排的八仙桌上揮舞著繡球。

    戲臺上的大獅子之前并沒有跟著鑼鼓手和薩滿巫師從戲臺的梯子走下,待薩滿巫師在八仙桌上站定后,大獅的二人從戲臺上縱身一躍,便直接從臺上跳下了戲臺,緊接著那兩個擔人小獅也跟著大獅后面跳了下來。

    先是兩個小獅子朝著薩滿巫師的繡球而去,跟著繡球跳過了一個八仙桌,兩只小獅子分別停在了第一二三排的八仙桌之間,緊接著大獅子沿著第一個八仙桌跳了,獅尾下蹲,獅頭一個上跳,穩穩的落在了獅尾的肩頭,這便是舞獅中的上樓臺。

    觀眾就見那獅頭站上獅尾后獅尾迅速的起身,獅頭一個前跳,獅尾緊跟而上,兩人穩穩的落在了前面兩個小獅子身上,這叫做過天橋。

    待大獅子

    落穩之后,兩個小獅子向上一頂,大獅子再次隨著小獅子的動作前跳,一頭一尾分別站在了兩個相鄰的八仙桌上,這是跨三山。

    大獅在上,小獅在下,大獅沿著八仙桌不停的前跳,一直越過了拼起的八排桌子,而小獅子在下從八仙桌下一一鉆過,一大二小三個獅子同時來到了大戲樓的門前,這便是獅子下山與獅子出洞。

    一番精彩紛呈的舞獅技巧,看的觀眾驚叫連連,早已忘了戲臺上的那些小小的失誤。

    在三個獅子離開八仙桌的片刻,便聽見大戲樓的門前鞭炮噼里啪啦的響了起來,在鞭炮聲響起的剎那,薩滿巫師將左手中的繡球突然向上拋起,右手拿起一根竹竿穩穩的將拋在天上的繡球挑住。

    此時一大二小三只獅子隨繡球而動,兩個小獅子一個接著一個疊起來羅漢,后面的大獅踩著下面的兩個小獅子逐層上攀,直至四人疊起,那獅頭一口叼住了桿頭的繡球。

    接著就見獅口微吐,那繡球重新被吐了出來,只見那繡球下垂出一副長長的條幅,上書“娘娘慈悲民沾澤,廟宇優雅永垂芳。”

    自條幅垂下的那一刻,前來觀戲的人們轟然叫好,不論是認得還是不認得那條幅上面的字的,只知道那是酬神的聯子就夠了。

    三個獅子輪番跳下,圍觀的人們響起陣陣掌聲,經久不息。

    大戲樓的表演結束,按計劃這舞獅的隊伍是要與戲樓里的看客戲耍一番的,只是此時娘娘廟前廣場上的高蹺隊已經等候了他們許久,那領頭的大獅再不耽擱,朝著鑼鼓手示意了一下,便出了戲樓朝著廣場而去。

    見舞獅的幾人總算出來了,走高蹺的隊伍才松了一口氣,早該回到戲樓的他們此時才慢慢從沿著廣場下另一邊的石階離開。

    廟街上圍觀的人對這舞獅的人甚是好奇,原本讓出的道路就頗為擁擠,見三只獅子經過,那廟街上觀戲的人們不論男女老幼紛紛好奇的伸手摸著這個舞獅隊,連薩滿巫師的面具都沒有放過。

    走在前面的果賴被摸的一陣煩悶,趕緊加快了腳步,就在這時,走在最后的那個小獅子只聽身后一個稚嫩的童聲拍手叫道:“娘,我摸到這獅子的尾巴了。”

    接著就聽一婦人的聲音道:“那不是尾巴,那是小獅子的背。”

    接著那童聲再次道:“不,就是尾巴,長長的,硬硬的,不信娘你也摸試試。”

    最后的那小獅子正是果賴的那名手下,聽到孩童的話,走在最后的那名女真人心里一陣慌亂,那孩童摸到的正是小獅子背在身上的火銃。

    那孩童來著婦人的手就要摸去,這人害怕暴露,突然操控獅頭一個轉身,接著朝那孩童獅口大張,接著就聽那孩童嚇得“哇”的一聲哭了出來,那婦人此時也只顧著去哄孩子了,哪還有心思去摸摸小獅子的尾巴。

    那女真人算是得以走脫,嚇哭了孩子后轉身就跑。

    舞獅隊過了廟街,沿著石階上了廣場,此時的廣場算是熱鬧到了頂峰。

    舞獅隊與前兩場的表演不同,到了廣場上,舞獅隊便不再像前兩場一般做些表演,只是與周圍的看客不停的互動。

    
三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