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5200網 > 穿越小說 > 名相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哄
    “周若成到現在都沒有理你么?”花姒瑾問道。

    “嗯。。”趙青媛低著腦袋。

    “這家伙也太小肚雞腸了。。”花姒瑾嘀咕道。

    “可能這次我是真的觸怒先生了,這都是我自己闖下的禍,都是我咎由自取。”趙青媛憂愁的說道。

    “誒呀,別這樣好不好,我看的都有些郁悶了,周若成要是賭氣就讓他賭去,你糾結個啥啊?好啦,聽話,我們回家好不好?”花姒瑾勸慰著。

    “對不起花姐姐。。。”趙青媛低著腦袋。

    要是這么說的話應該也摸不著頭腦,那么給大家解釋一下,現在已經到了放學的時候,周若成今天已經一整天沒有理會趙青媛了。

    就算是李落英信誓旦旦的說自己會幫趙青媛說個道理的,但是之后這影訊就如石沉大海渺無音訊了。

    現在趙青媛的心情也是一落千丈,耷拉著腦袋,似乎全世界都在欠她似的。

    就在兩個人慢悠悠的往前走的時候,一輛阿斯頓馬丁忽然出現在了兩個姑娘的身邊,由于速度太快,引擎的聲音太響,讓邊上的學生們都嚇了一跳。

    趙青媛和花姒瑾也是嚇了一跳,這輛車兩人自然是再熟悉不過了,但是周若成一直都都是貫徹著安全駕駛的主義,空踩油門這種事情他是從來沒有干過的。

    “臥槽!你要死啊!是不是像撞死我們!”花姒瑾氣呼呼的拍了拍車子的引擎蓋,盯著車子里的人。

    坐在駕駛座上的周若成向花姒瑾勾勒勾手指,臉上卻一點表情都沒有。

    “干嘛?現在和我裝什么深沉!”花姒瑾把頭探過去。

    周若成往懷里一探,然后掏出了厚厚的一疊錢票來,然后直接在1花姒瑾的面前松開手。

    花姒瑾也是嚇得趕緊伸出手來接住,然后一臉驚嚇的看著周若成。

    “你干什么?”花姒瑾問道。

    “等下我要帶青媛走,為了防止你到時候阻攔,我就先封你嘴了。”周若成回答。

    “你覺得那些錢來就可以堵我的嘴了么?!”花姒瑾氣呼呼的道。

    周若成一只手架在車窗上,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那你要怎么樣才能讓我帶青媛走啊?”

    “這一把不夠,再來一把!”花姒瑾神氣的說道。

    趙青媛也是有些發愣的看著周若成又是給了花姒瑾一把錢票,然后看著花姒瑾數著鈔票走開了,在走的時候還和自己使了個眼色。

    接著車子又往前開了開,在趙青媛身邊停下,周若成看著趙青媛“上車。”

    趙青媛也就照做,但是剛要走往右側副駕駛的時候,周若成忽然又叫住了她“你干什么去?”

    “我。。我上車。。”趙青媛有些慌亂的回答。

    周若成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錯了。”

    “怎么了?”趙青媛有些不解。

    周若成把自己的車椅子往后一拉,在身前流出了一些空隙來,然后拉開車門,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坐這里。”

    就這話,這姿勢!這腔調!說裝逼的話沒有人敢說不,說騷包的話,沒有比周若成更加的騷包了。

    看見周若成忽然這樣,趙青媛的臉也立馬紅了起來,稍微的退了兩步,捂著自己紅的不行的臉頰,看著周若成。

    這一舉動,也是讓邊上的那些女同學們都尖叫了起來,這種話語和場景也只有在電視劇里看到,沒想到在現實中也能看到這一幕,哪里還有不興奮的道理?

    周若成臉上依舊帶著笑,露出了一排潔白的牙齒來,但是從牙縫里卻傳來了第二句話“快點上來啊。。。這樣好羞恥的。。。”

    趙青媛也是反應過來了,點了點頭,快步的跑到車子里,乖巧的坐在了周若成的膝蓋上。

    感受著自己的屁股坐在那不算粗壯的大腿上,接著就是一個熾熱的胸膛貼住了自己的脊背,兩只手從自己的肩膀探出來放在了方向盤上。

    耳朵邊上傳來了來自自己男人溫柔的問候“坐穩了。。”

    趙青媛紅著臉,從擋風玻璃看著外面那些依舊在尖叫的姑娘們,當然有不少人投來羨慕的目光。

    是啊,哪里還有女孩子對這豪車迎接,被擁入懷里更讓人羨慕的事情呢?

    車子忽的一下就開了出去,趙青媛就感覺自己因為慣性直接大半個身子貼著周若成的身子,身邊的事物也因為快速駕駛飛快的變換著,但是趙青媛卻一點都不覺得害怕,因為有自己心愛的人在保護著自己。

    看著一騎絕塵的車子開出了校門,花姒瑾臉上也是一些無奈“這家伙考出駕照才過了不到兩個月呢,但愿這次不要把分扣光了才好。”

    雖然沖出去的樣子確實異常的亮眼,但是開了一段距離之后就遇到了無法阻擋的障礙。

    紅燈了,周若成只能停了下來。

    周若成有些驚慌的看了看四周,似乎是在看附近有沒有交通警察之類的,確認過安全了之后,周若成才呼了口氣。

    “先生?”趙青媛見周若成這樣也是回過頭看向周若成。

    “呼。。可是嚇死我了,怎么樣,剛才那樣爽不爽?是不是很有意思?”周若成手離開方向盤,交叉著抱著趙青媛,笑呵呵的問道。

    “先生!”即便周圍沒有警察,但是這車子怎么說也是炸街神器好吧,車窗戶又不是實心的,里面的場景自然是被看的清清楚楚。

    “青媛。。”周若成的臉忽然就正經起來。

    “啊?”趙青媛看著周若成,不知道周若成要說什么。

    “對不起。”周若成回答。

    趙青媛也是愣了愣,沒想到周若成搞了這么多花樣就是為了和自己說一聲對不起。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周若成緊緊的把趙青媛往自己的懷里抱去,一遍一遍的重復著這句話。

    “先生。。馬上就要變綠燈了!”趙青媛看著閃爍的信號燈,拍了拍周若成的胳膊。

    “我不管!要是你不原諒我的話那我就不撒手!”周若成回答。

    “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么!”趙青媛有些著急,因為信號燈已經綠色了,后面的車子也因為周若成的啟動而開始按起喇叭來開始發出抗議。

    “管他們干什么!老婆要是不原諒我,就是天皇老子來了我也不撒手!”周若成大聲回答道。

    “好啦!我原諒先生還不好么!!!”趙青媛也是被逼的有些無奈,只能又羞又惱的大喊了一聲。

    “這就對了嘛!”周若成這才松開抱住趙青媛的手“老婆,這次是我錯了,你原諒我好不好?”

    “先生!!”趙青媛見周若成還是不動就更加的著急了,拍著周若成的胸膛,嬌聲哀求道。

    “好好好,你先到副駕駛上去,誒呦,我腿都被你給坐麻了。。”周若成忽然就原形畢露,露出一臉驚慌失措的神情,不斷的看著周圍有沒有人過來。

    看見周若成這樣趙青媛也是笑了笑,這才是自己認識的那個先生啊,趕緊爬到了副駕駛,周若成也趕緊把車子開了出去,就在綠燈馬上就要轉紅的那一剎那,到底沒有違規。

    但是后面的人就很郁悶了,周若成開出去的時候,后面傳來了一陣謾罵聲。

    阿斯頓馬丁在公路上飛馳著,周若成和趙青媛靠在位置上,都是長舒了一

    口氣,瞪大了眼睛相互看了一眼,周若成露出了一個傻傻的笑容。

    趙青媛也是被這個笑容感染,開始笑了起來,不是那種抿嘴微笑,而是哈哈大笑,笑的無比的燦爛。

    兩個人就一邊開著車,一遍1肆意的宣揚著自己的笑容。

    也不知道笑了多久,周若成才對周若成又說了一句“這一次吵架,是我不對,我在這里和老婆道歉,希望你可以原諒我。”

    趙青媛也是把笑出來的眼淚給擦掉,搖了搖頭道“青媛也有過錯,先生一再的忍讓我,我卻持寵而嬌了,也要和先生陪個不是。”

    兩個人相互點頭致歉了一下之后,周若成繼續的開著車往前看著,沉默了一會兒之后,才繼續開口“但是!對自己老公的不信任也確實讓我很傷心!很氣憤!”

    “對不起先生,青媛錯了”趙青媛也是稍微的皺起了眉頭“但是先生也是,雖然你事前和我打了報告,但是不代表青媛不介意!就算是有各方面原因,背著自己的妻子和別的女人出去約會也是不可取的!”

    “嗯,這點我承認!以后我勁量不讓這種事情再發生了!”周若成信誓旦旦的回答。

    “真的么?”趙青媛又補充了一句。

    “我勁量。”周若成原本震驚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憨笑。

    “哼!”趙青媛直接別過頭去。

    過了一會兒趙青媛又把自己的臉給轉了回來,先是板著一張臉,然后忽然噗嗤一笑,開始笑了起來。

    周若成也被趙青媛帶動,兩個人再一次的笑在了一起。

    “青媛啊。”周若成看著車,嘴巴里依然念叨著。

    “嗯?”可能是因為今天提心吊膽的緣故,有了周若成現在這一出,趙青媛也徹底的放松下來,靠在椅背上,看著外面的景色。

    不知不覺的周若成已經開上了高架,他們的右側放是那滾滾的黃浦江。

    “我這段日子都沒有好好的待你,你會不會覺得寂寞啊?”周若成問。

    “沒有,先生您。。”趙青媛轉過頭看著周若成說了兩個字就被周若成打斷了。

    “誒~我不要聽你這客套話,我要你說實話!實話明白么?”周若成一只手放在趙青媛的嘴唇上提醒道。

    周若成的手指放開,周若成再一次的垮在了座椅里。

    過了好久,趙青媛才有些小聲的回答“自然是有些寂寞的。。。”

    “啊?”周若成把耳朵往趙青媛那邊探了探問道。

    “我說我寂寞。”趙青媛回答。

    “你說啥?”周若成又問。

    “我說寂寞啊!”趙青媛的聲音大了些,但是被周若成用開窗的聲音給淹沒了,呼呼的風聲喧囂著。

    “你說什么我聽不見!!!”周若成也大聲的回答。

    “我說先生不在身邊!我!很!寂!寞!”趙青媛用盡全身力氣大聲的向周若成說道。

    “有多寂寞啊?!!!”周若成又問道。

    “恨不得先生每時每刻都在我的身邊!!!!!”趙青媛再一次大聲的喊著。

    周若成把這車子往邊上的應急車道上依靠,車子穩當的停了下來。

    周若成拉上手制動,解開安全帶,向趙青媛張開了手“那么,現在要不要來好好的充一下電啊?”

    趙青媛看著這個向著自己張開雙臂微笑著的男人,恰巧現在夕陽西下,陽光打在周若成的腦袋后面也是一副不一樣的景色。

    趙青媛臉上也是忽然出現了一絲的委屈,直接撲到了周若成的懷里。

    兩個人就在這車里相互擁抱了好久,車子才再一次緩緩的開了出去。

    
三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