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5200網 > 其他小說 > 最后的摸金術師 > 第17章 小可破軍,大可刺國
    劫雷是一種能量形式,不管你躲在哪里,即便是地底數百米的謎窟中,也無法逃脫。

    天劫無視地形,力場,只要是應劫之人來了,它就會瞬息降臨,力爭劈死那些敢于逆天的人。

    第一道劫雷拼了玄陽劍的殺氣抵擋住,第二道劫雷,在陳安勢強大的實力面前,斗了個兩敗俱傷,可是第三道劫雷呢?

    他陳安勢拿什么抵擋?

    玄陽劍?

    且不說玄陽還能抵擋多少,一旦硬剛第三道天劫,那絕對會被劫雷毀去。

    一把接近生出靈的的兵器,那可是神兵的存在,用來抵擋天劫,未免暴殄天物。

    此刻,陳安勢分外懷念那個已經生出靈智的司王權杖,若是剛剛得了它,第三道天雷他便有了倚仗。

    忽然間,他眉眼頓開,咧開嘴,仰起頭對著即將成型的第三道天劫劫雷笑了起來。

    蛟龍奪取了權杖,可是他得了天書啊。

    以天書之尊,未必對付不了劫雷。

    他得到天書的認可,等于是獲得了天書的繼承權,也可以說天書認他成了主人,和玄陽一樣,助他渡過天劫,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不再多想,迎著降臨下來的劫雷,陳安勢掏出天書,朝劫雷落下的方向扔去。

    沒成想,神奇的一幕就這么出現了。

    天書隨著陳安勢扔出的剎那,突然變大,猶如一塊門板,將他籠罩個嚴嚴實實。

    劫雷降下,“噼啪”打在天書上,卻對天書沒有產生絲毫影響,只是在陳安勢的腦海中響了一個炸雷,震驚了一下。

    以他強大的神經,這個炸雷也只是短暫讓他失神,等他緩過來,天劫已經悄然散去。

    一道仿若神光的光柱打在他身上,頓時讓他覺得是沐浴在無比溫暖的懷抱中。

    光柱停留了大約一刻鐘,而在這一刻鐘,陳安勢丹田內的星云開始緩慢成型。

    全身勁力徹底轉化,成為氣狀星云,在丹田中開始緩緩旋轉,筑基,成了。

    他現在恐怕是繼三豐真人,千年之后第一個晉級先天筑基境界的人。

    而且不是一般的筑基,天地玄黃,他是妥妥的天極筑基,最上品,天書,或許是促成這個結果的終極原因。

    筑基成,靈識生!

    雖然現在他的靈識探索范圍只有區區十米左右,但是別小看這十米的距離,結合對天地元氣的感應和操控,他可以在這十米方圓的范圍形成自己的域。

    強行控制蛟龍那般龐然大物還不說有十足的把握,但是青龍蛇王之類的,就不消說了。

    丹田中的星云緩緩旋轉,即便他不運用功法,也能感覺天地之間絲絲元氣被吸收進身體。

    經過周天經脈游走,便被提煉成精純的能量,不斷被星云的引力吸引,融合進一個光點中。

    這種無時無刻都處于修煉的狀態,讓他隨時都向新的境界進擊。

    筑基有十層,現在他是第一層,星云中只有一個光點,等這個光點逐漸增大、變亮,達到飽和后繼續融成第二個光點,就代表他進入筑基第二層。

    以此類推,十個光點圓滿,也就是十層圓滿,就可進行下一步動作,至于下一步動作是什么,那就得在這之前,找到第二部天書。

    光柱消失,陳安勢回到現實狀態。

    玄陽劍現在變得很是消沉,他滴了一滴精血在劍上,瞬間被玄陽劍吸收,隨即,他的靈識察覺到玄陽劍靈微弱的氣息。

    此刻仿佛它就是一個胎兒,才剛剛成型的胎兒,真正孕育,等它足月,才會成為真正的玄陽劍靈。

    滴了血,玄陽,就徹底與他成為一體,進入先天境有了靈識,他就可以修習御劍術。

    而修習御劍術的條件,就是達到先天境,還要有一柄屬于自己蘊養出靈的神兵。

    陳安勢、玄陽,已然達到這個條件了。

    玄陽劍承受天劫,劍身有損,陳安勢將他收入丹田星云中蘊養,等它足月,那將是一柄擁有靈的神兵。

    “地靈之地就是好啊,要不是蛟龍逃走,青龍蛇王也出了叉子,還真想在這里修煉。”

    想是這么想,但是實力不允許!

    安啟年吸收了黑色的能量后,癱在一旁,直到現在還沒醒。

    陳安勢上前查探了一番,赫然現,這家伙誤打誤撞還得到了機緣。

    “老安吶老安,也不知道你得了這邪性能量能否控制得住自己,不過倒是讓你的實力得到了突破,既然這樣,便助你一把吧。”

    說完,他以靈識為引,融合星云中的精純能量和地靈之地的天地元氣。

    緩緩注入安啟年的丹田之中。

    陳安勢吸收黑色的能量是最多的,那邪性本來對他的影響是要過蛟龍。

    但是好在得到能量他觸摸到突破的瓶頸,機緣巧合之下又是晉級先天境。

    在天劫劫雷這種至剛至陽的能量下,那邪性的氣息,早就被抹殺在劫雷之中,此刻對陳安勢是一點影響都沒有。

    他現在做的,就是以自己的能量和天地元氣幫助安啟年,雖然不夠實力去跟天劫劫雷一樣,抹殺邪性的氣息,但是壓制住也不是沒有可能。

    等到實力夠的時候,再抹殺掉隱藏在安啟年體內的邪性氣息,未嘗不可。

    便是那條青龍蛇王,陳安勢都想幫它一把,至于蛟龍,若是能收服,便收服,收不了,該殺就得殺。

    在陳安勢能量的輸入下,安啟年緩緩睜開眼,陳安勢很快察覺到他的眼中那邪性的氣息,不過稍縱即逝。

    安啟年醒來后立馬道:“少爺,你沒事?”

    陳安勢道:“我沒事,你呢?感覺怎么樣?”

    安啟年舒緩了一下自己,驀然一驚,“少爺,我怎么?怎么感覺自己的力量強大了許多?”

    “你突破了!”

    “是那黑色的能量?”

    陳安勢點了點頭,“差不多算宗師境界的巔峰吧,離圓滿還差一點。”

    安啟年聞言,一下子從地上蹦起來,“哈哈,太好了,少爺,我能幫你做更多的事了,我決定了,回去便徹底撒手不管神行集團的事,從此跟隨少爺天涯海角。”

    陳安勢笑了笑沒有說話,這樣最好,他也不放心放人安啟年再度步入凡俗。

    那邪性氣息,在他的氣息壓制下,是不會對安啟年產生什么負面影響,可是一旦他離開自己,會產生什么樣的后果,誰都承擔不起。

    要知道一名擁有武道宗師實力的修者,其破壞力有多大?

    小可破軍,大可刺國!

    妙書屋

    
三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