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5200網 > 其他小說 > 羨云 > 第二十七章 似曾相識燕歸來(一)
    “你為什么要幫我?”鐘琪沉默了一會兒開口問道,她的情緒已經平靜下來,晶瑩剔透的臉上,除了因為流淚太多而有些通紅的眼眶,其他的都已經恢復成了常樣。她的語氣是冷而傲的,但是其后所表達的情緒卻很簡單。

    沈黎望著她,晶亮的眼眸溫柔。她的心中有萬千情緒閃過,然而細糾過去卻又暫時得不出原因和結果。因此,沈黎只是微微笑了笑:“我也不知道,或許是不忍、或許是多管閑事,我自己也說不清是因為什么。總之鐘小姐若覺得能聽,就聽聽;不值得聽,就當我什么都沒說過。”

    鐘琪似乎有些怔忪,綴滿了淺黃色小花的藤蔓被風一吹,立時有細小的花瓣飛落下來。她順手接了那片細弱的花瓣在手里,靜靜的端詳了一番,而后才低聲道:“這會青州,大約有無數人在等著看我的笑話吧。”

    她的話題轉的太快,沈黎卻沒半點不適應。

    “人生在世,還不是有時笑笑人家,有時給人家笑笑?。”她說著往后退開兩步,對著看過來的鐘琪和黎玥指了指自己,“若不然,我只怕早就一根繩子吊死在東華殿了。”

    東華殿,是她正式冊封縣主時所住的宮殿。不知道為什么這一刻,沈黎突然想到了那里,甚至于還想起了那位總是冷著一張臉的惠妃娘娘。

    “天底下有那么多張嘴,你若死揪著別人嘴里的話過日子,那還去嫁什么人,不如索性將頭發絞了去庵里當姑子。噢,不對!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要是怕是非,還不如一根繩子吊死更清凈。”

    黎玥睜大著眼睛看她,一雙眼睛閃啊閃的,末了忽然撇過頭去,用帕子極快的摁了摁眼睛。等她回過身來,眼睛變成跟旁邊的鐘琪一樣紅通通的。

    沈黎不由自主的想,倒像極了一冷一熱兩只可愛的小兔子。她雙手交攏在身前,一時間也有些眼眶發熱。低頭用力閉了閉眼睛,隨即才抬起頭來對著鐘琪道:“今日是我第一次出席你們這邊的節宴,不能離開太久。我得去換衣裳了,你自己好好想想。不管怎么樣,你的家人里總是有真心疼你的人,去聽聽他們的意見,也許就知道接下來的路該怎么走了。”

    黎玥站起身,目光在周圍逡巡一周。隨即眼睛一亮,順手摘過一朵嬌嫩欲滴的紫色飛云,俯身別到了鐘琪的鬢發上。“人生路還長著,妹妹多往前看。”

    她們倆個起身走出院子,在跨出院門口的時候,沈黎清楚的聽到,身后傳來一聲幾不可聞的“謝謝。”

    白凈的嘴角微微抿起,她在濃郁的花香中微微笑了笑。

    江水攜泥沙沖擊而下,無數溝渠成了平地,又有無數平地犁成溝渠?;

    正如在人的一生當中,有許多微末之事,發生的時候毫無存在感;很多年后回想起來,卻能發現其在自己一生當中,產生的重大影響遠遠超過其他很多意義非常的時刻。

    珍二奶奶在她們甫出院門沒一會,就剛剛好姍姍來遲出現在前邊的甬道里。她什么都沒問,只是極熱情的上前招呼她們道:“少夫人歇息好呢?我剛好在前邊遇見了去取衣服的徐姑姑和青杏姑娘,怕她們迷路就一道領著過來了。耽誤了接少夫人的功夫,實在是萬分抱歉。”

    沈黎的眼角浸染的笑意更深了些,鐘家的這幾個少奶奶倒都是十分有趣的佳人兒。“無妨,正好和三小姐聊了一會天。”

    珍二奶奶聞言眼睛飛快的閃了閃,抬手指著旁邊那處綠意盎然的院子,“這里是白芷院,從它穿過去就到了后頭的明月花房。少奶奶先去廂房換了衣服,咱們從明月花房那邊回去,順便可以看一看花房秋花盛開的景色。”

    “好,就依二奶奶說的。”沈黎點了點頭,那邊青杏和徐姑姑已經快步過來福了福,捧著包袱站到了她的身后。

    剛剛那處院子是百花搭建的籬笆,這邊卻是別具一格,圍墻是用低矮、梗直的小綠葉樹做成的樹墻。

    沈黎深呼吸一口,也沒多去觀賞院中的景色。

    剛剛一遭談話雖則簡略,卻讓她心神所耗巨大。且馬上又要回到那個長袖善舞、八面玲瓏的宴會上,她不得不抓緊時間將剛剛自己胡亂翻騰的思緒清理干凈。

    心里裝著事情,換衣服也換的極快。青杏在后頭重新給她整理發髻,徐姑姑則主動上前替她整理起了衣裳。兩人的視線一觸而過,沈黎突然笑了笑。“姑姑,今日辛苦你了。”

    徐姑姑手中動作略微停頓,馬上又繼續道:“為主子分憂,是奴婢的本分。夫人這樣特意言謝,倒讓奴婢惶恐了。”

    外邊黎玥陪著珍二奶奶在院子中說話,但隔墻有耳有些話終不可說的太直白。

    沈黎微微搖頭,伸出手放在了徐姑姑的手上。“我為我先時對姑姑的無禮道歉,希望姑姑看我年紀小的份上不要計較。”頓了頓,她本想繼續補充些什么。卻又在思付片刻后將余下將未盡的話,重新咽回了肚子里。

    時機不對,可佐證的依據也不足,再等等吧。

    但盡管她的話還沒說完,一直壓在心頭的那份沉重卻不知不覺的減輕了許多。

    也許人終究是需要同伴的,就算手頭握有足夠的籌碼。但太孤獨,總容易變得患得患失。

    徐姑姑終于將她的最后一個扣子系好,抬頭對她十分溫柔的笑了笑,語氣里帶著與之前不同的溫柔和慈和:“夫人比六皇子小三歲,在奴婢這兒還是個孩子。縱有什么,也都不礙事的。”

    “謝姑姑寬懷。”沈黎側過身去對著屋子中的銅鏡照了照,鏡子里的姑娘明眸瀲滟,眼角眉梢洋溢著與之前凝重完全不同的放松。

    她有些怔然的伸出手去摸了摸自己的眼角,隨即端正了神色。“我們走吧!”語氣恰到好處的貞靜自持,讓人無法分辨其中蘊含的情緒。

    珍二奶奶陪著沈黎和黎玥回到宴席中,荀夫人和云三夫人一道親自起身迎了上來。

    興許是應酬了太久,又或許已經得知了后院的事情。這位矜貴的鐘家大夫人,眼睛里終于也有了些疲憊。她的目光從珍二奶奶面上一掃而過,隨即欠身向沈黎道:“府中的宴席已經擺好,夫人可還要賞一會戲再過去入席。”

    沈黎笑著搖了搖頭,“不了,梅園甚廣,今日走的太多,倒真有些腹內空空了。”

    荀夫人笑了笑,旁邊的鐘大奶奶忙湊趣道:“那咱們趕緊過去,不然待會餓著了少夫人,大公子豈不是要覺得咱們太小氣,連飯都不給貴客吃飽。”

    周圍的人都笑了起來,或許是心境變了的關系,明明這些人與之前表現出來的神態沒有任何差別,沈黎卻覺得從中居然也感受到了些末的善意。

    大家紛紛湊趣,荀夫人就直接應承了道:“那咱們早些過去,剛剛收到明泉那邊的消息,最新一批的‘荷花月’送過來了。先前我怕趕不上,就沒安排。這會既送過來了,正好請大家一起嘗嘗。”

    人堆先是靜了一瞬,隨即胡夫人捂著帕子笑道:“不得了了,咱們今日這趟可真是來的值!”

    她說著又轉過身朝有些不解其意的沈黎笑著解釋道:“這‘荷花月’是咱們青州數一數二的果酒,梅園一年只得數十壇。鎮南王府雖是必送的,但少夫人今年入秋的時候方入門。‘荷花月’不宜久放,想必還沒嘗過。今日荀姐姐竟然如此大方,將千金還買不到的名酒放到宴席上來喝。大家伙有幸托了少夫人的面子,終于能僥幸喝上幾杯。”

    沈黎笑著頷首,“哪里是我的面子,明明是荀夫人好客。”

    一行人以荀夫人和沈黎為首,浩浩蕩蕩的轉去了明月閣。沈黎心下暗道:“鐘家對這個‘明’字,倒是猶為鐘愛。她知道的,就已經有明月花房、明泉、明月閣。一座園子這樣重復取字的,倒是第一次見。”

    黎玥悄悄拉了拉她的袖子,“擰著眉,在想什么呢?”

    沈黎偏過身,低聲道:“沒什么,就是在想不知道梅園有多少個明字開頭的建筑。”

    黎玥撇撇嘴,還沒來得及回答。一旁的荀夫人已經溫聲回道:“共有八處。”

    沈黎驚訝的眨了眨眼,“這樣的數,可是有什么緣故?”

    荀夫人回看她一眼,目光里閃過一絲辨明不清的情緒。“倒不是為什么別的,梅園是老爺在琪兒及笄那年建的,她小字‘明月’,老爺就請大師擇風水位,專門在園子中建了八座院子,以此庇佑她一生享樂常安。”

    這話題攤開來牽涉過廣,沈黎和荀夫人都很聰明的在一問一答后,轉移了話題。

    云三夫人也拉著她,詢問了剛剛的情形。涉及鐘琪的臉面,她也就挑著幾句回答了。云三夫人見無意外情況發生,也就放心下來安靜的陪她們走在一側。

    “荷花月”不愧被眾人盛贊,味道入口薄脆清甜、酒意也很溫和。沈黎酒量甚淺,卻也抵不過那香味,一時不察竟然飲了數杯。

    幸好云三夫人在一旁守著,見她面頰緋紅,忙止住了她的杯子。“阿黎別貪杯,‘荷花月’后勁不淺,喝多了小心回去后身體不舒服。”

    沈黎忙放下杯子,在心里慶幸著輕吁了口氣。她來的路上勸顧韞不要貪杯,若是自己反在宴席上喝多,回去后怕是不好交代。

    她放下杯子,其他人倒還在暢飲不停。

    ‘荷花月’平日千金難得,只在鐘府和幾個世家中流通。今日難得能飽個口福,便是矜持慣了的夫人們也都變得貪杯起來。

    身為主人的荀夫人因為要照顧客人,倒沒怎么動杯子。她見沈黎不過三四杯就放下了杯子,立刻帶著些擔憂的語氣問道:“夫人可是覺得這酒味道不大合口味,要是如此,我馬上吩咐下人去換夫人喜歡的來。”

    沈黎用帕子摁了摁有些發熱的臉頰,搖了搖頭。“不,這酒很好。只是我酒量甚淺,不敢多喝。”

    “原來如此,勸酒我就不多勸了。夫人既不能多喝,那嘗嘗席上的菜式。”她說著又轉過身吩咐一旁伺候的珍二奶奶,“用干凈的碟子,夾一塊那個蟹釀橙請少夫人嘗嘗。”

    “是,母親。”珍二奶奶笑著應了,又在后面丫頭捧著的盆里重新洗了一遍手,這才用新的銀筷子給沈黎夾了一小碟放到她跟前,“夫人嘗嘗,合不合意?”

    沈黎是吃慣了自己夾菜的,這會見荀夫人和珍二奶奶都在盯著自己,頓時覺得好不適應。但這是席上約定俗成的規矩,自然不好推卻。只得硬著頭皮嘗了一口,連味道都還沒嘗出來就贊道:“不錯,這宴席上的廚子手藝很到火候。”

    另一邊伺候的鐘大奶奶不由笑道:“得少夫人開口贊賞,是家下人的福氣。傳話下去,給做這道菜的廚子,賞一袋銀錠子。”

    “是,大奶奶。”

    珍二奶奶又笑嘻嘻的給她分別夾了酒糟雞、松鼠鱖魚、荻芽河豚羹、一品豆腐,一定要看著她挨個嘗一口方才放過去。

    沈黎推卻不過,到最后也索性安下心來,慢慢品嘗起了送到面前來的菜式。

    反正從廚藝水平上來說,鐘府的廚子確實要比鎮南王府的好得多。也就事事講究的云莊,方能匹配的及。

    云三夫人在一旁怕她吃的過抱,容易積食。沈黎一放下筷子,馬上就給她倒了一杯綠桔蜂蜜茶,看她小口喝了,方才放下了心。

    吃飽喝足,沈黎正好想著趁此機會去逛逛梅園,也免枯坐在這里,聽著眾人無趣的閑聊。

    因此用手帕凈過手后,她就跟一旁的珍二奶奶道:“我去外邊走走消消食,還勞二奶奶幫我跟荀夫人說一聲。”
三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