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5200網 > 修真小說 > 文武為尊 > 第三十九章 部署
    高山之上,山寨之內,人聲鼎沸,很是熱鬧。

    空地之中擺放了許多桌椅,都已人滿為患,桌面上有著美味的佳肴,桌下已堆滿了許多喝盡的空酒壇,一個個大漢除去上衣,露出一身腱子肉,喝著酒猜著拳,雜亂不已。

    大漢與瘦弱男子等人已至于山寨之外,朝高大的寨門走去,寨子之上守衛見來人,喊道,“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瘦弱男子見身旁大漢點頭,高聲喊道,“我們青松崗大當家聽聞馬寨主招聚眾人,共同抵御官兵,特此前來!”

    話落,巨大的寨門打開,跑出幾個大漢,恭聲道,“請楊當家入內!”

    被喚作楊當家的大漢高仰著額頭,帶領眾人往里走去。

    楊當家與眾人被帶入寬闊之地,望著前方嘈雜的人群不禁皺了皺眉,領他們進來之人,擺手請道,“楊當家的,請入座稍等片刻,我們當家的還有些事!”

    見楊當家點頭,他恭聲退去。

    瘦弱男子站在楊當家旁,輕聲道,“大當家,如此多人,我怕…”

    “怕什么,若不給,我們就離去,誰敢攔之?”瘦弱男子話還未說完,楊當家就出口打斷厲聲道。

    瘦弱男子見此立馬點頭哈腰討好道,“大當家所言甚是。”

    楊當家帶人入座,與眾人一同等待著。

    不多時,正前方出現一道高大的身影。原本吵雜的人群,立刻止住了話音,變得十分安靜,高大的身影緩步走出屋子,身旁還跟著一個滿身書卷之氣的男子。

    高大的身影走出黑暗,在陽光下,站著望著眾人,面上的刀疤很是猙獰。

    刀疤男高聲朝眾人拱手道,“感謝各位,給馬某這個面子。”

    “馬當家不必如此,此刻你肯站出領著我們抵御官兵,是我們要感謝你,兄弟們,你們說是不是啊!”人群中站起一個大漢喊道。

    眾匪齊聲應道,“是啊!是啊!”

    馬當家笑著對著眾匪點了點頭,應承道,“好,那我也不多說了,等滅了那群官兵,我們再一一獎賞!”

    手下將一碗酒遞于馬當家,馬當家接過酒碗,舉手向眾人,開口道“馬某先干為敬!”

    馬當家將酒飲盡,將酒碗摔在地上,聲響酒碗四分五裂碎開。

    “好!”眾匪賣力的拍著手掌高聲叫好道。

    瘦弱男子在楊當家的身旁,看著前方的中年男子,買著力的拍打手掌,面色通紅。

    “不知馬當家的如何安置眾人?”一句不適宜的聲音響起,瘦弱男子聽著熟悉的聲音聞聲而去,見一旁的楊大當家站立起來,目光望著前方的馬大當家,不禁下了一天,退了幾步。

    馬當家也看向站起來之人,眉頭微皺。隨即松開,笑道,“哈哈哈哈,小兄弟,當然是你們各領各人,聽我安排,等滅了那群官兵之后,要想離去也可,若是留下,馬某定立其重職。”

    瘦弱男子現在只能祈禱自己的大當家的別再抽風,能應聲坐下最好。

    可楊當家偏偏不如瘦弱男子所愿,目光仍盯著馬當家,喊道,“哦!據我所知,貴寨只有大當家和二當家,不知我留下是否能當個三當家?”

    話落,馬當家并未開口答應,而場上的其他人就不愿意了,站起一人,指著楊當家道,“我當是誰呢?原來是青云崗的楊大當家,不過才入匪不久,論輩分,論實力,哪論得到你在此放肆?”

    眾匪齊聲應是,楊當家面色陰沉,看著馬當家道,“我只問馬當家答應與否?”

    馬當家揮手制止眾人,開口解釋道,“這位楊寨主,不是我不答應你,是玩等滅了官兵之后,看功勞而論,馬某不可輕易應之。”

    “既然如此,在下告辭!”楊當家拱手,轉身往外離去。

    站起來反駁楊當家的男子哪肯,開口制止道,“站住,你當此處是你想來就來的嗎?”

    話落,眾匪抽出砍刀,看著楊當家與他帶來的人。

    楊當家面露冷笑,轉身看著眾人道,“既然如此,我還不走了,若不為我所用者,死!”

    “放肆!”一個小頭目喊罷,武夫巔峰的勁氣涌出,躍向楊當家,揮拳轟去。

    楊當家站在原地,握拳與之對轟,武師五階的氣息涌出,領頭目瞪大雙眼,可已收不住拳了,雙拳相撞,楊當家紋絲不動,那小頭目已被轟飛而出,撞至墻體,才止住飛出的身形,倒地一動不動。

    眾人皆面色凝重,望著此人,誰都不敢上前。

    眾匪中又走出四個頭目,武師初階的氣勁涌出,令楊當家止住面上的笑意,不禁皺著眉開口道,“姓馬的也不過與我同階,只是占著名聲較大,如今眾位兄弟已齊聚于此,何必聽他的,跟何況我還比他年輕,跟著我不好過跟著他嗎?我們也不必拼個你死我活?”

    四人面面相覷,一時間拿不定主意。

    “小子,看拳!”聲既出,拳已至。

    速度極快,楊當家運轉全身的于拳上,與襲來的拳頭撞,噗,一口鮮血從楊當家的口中噴出,整個人倒飛而去,飛至遠處,落地不斷翻滾。

    “沒想到馬當家已經突破至武師巔峰了?”聲音在眾匪中傳出,眾人大氣都不敢出。

    四名武師低階的頭目都低下了頭顱,不禁有些害怕,還好剛剛未聽此子之話!

    “都殺了!”馬當家冷聲吩咐,看著楊當家所帶來的人,面露冷色。

    瘦弱男子不禁嚇得腿軟,倒坐地上,支支吾吾的開口求饒,“不關…”

    眾匪還未從震驚中醒悟,四個武師聽馬當家吩咐罷,就已提刀斬去。

    瘦弱男子求饒的話語還未說出口,就被人首分離,眾匪才反應過來,拿著刀追著場上四散而逃,已無勇氣與之抵抗,猶如任人宰割的小羊。

    叫喊聲,求饒聲,怒吼聲,還不到幾個呼吸間,便已歸于安靜。

    一座巨城中,夜幕悄然降臨。

    街上十分雜亂,許多檔口都已倒地,被堆至一旁,讓出大路。

    城中的房屋全無燈火,只有城中央的巨大府邸,任然燈火通明。

    不錯,這便是被葛啰王朝的軍隊所攻占的炎城,民眾早已逃離,街上時不時有隊伍走過,巡視著。

    府邸的書房內,葛啰王朝的大將軍借著燭光,盯著桌面的地圖。

    一身白衣手持白扇的軍師推開房門,踏入,朝大將軍拱手道,“將軍,可先派隊伍前往埋伏了。”

    大將軍早已見怪不怪,門外的守衛也不敢阻撓,大將軍聽罷,朝門外的侍衛吩咐道,“傳四旗將軍塞因知否前來!”

    “是。”答應聲從門外傳來,接著就是焦急離去的腳步聲。

    軍師走到大將軍身旁,點著地圖上,指定地點前方的一座山,開口道,“可先派異軍先埋伏于此。”

    將軍面露疑惑,開口詢問道,“只不過一座小城,有必要如此?”

    軍師搖了搖頭,解釋道,“我們攻城,敵方守,必須出其不意,若城中有高人,可守許久,等敵人的援軍到來,我們就被動了。”

    “好吧!”軍師言之有理,大將軍也無法反駁。

    門外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門并未關上,身型高大滿臉胡腮的大將踏入屋內,蹲伏在地,拱手道,“四旗塞因知否,拜見軍師與大將軍。”

    “起來吧!”大將軍擺手道。

    塞因知否起身,站立著,軍師朝塞因知否微微點頭示意。

    大將軍正坐位上,沉聲吩咐道,“現命你吩咐異軍潛入此山,等后天夜里,率一萬人,與異軍配合,攻下此城,住前方的支援部隊。”

    “末將定幸不辱命!”塞因知否再次蹲伏下,右手筆直的放至胸前。

    “趁現在離天亮還早,先將異軍安排過去!”大將軍再次吩咐道。

    塞因知否起身,手仍筆直的放于胸前,恭聲道,“屬下先行告退!”

    看著塞因知否離去,大將軍靠著椅背,放松對身旁的軍師道,“真期待后天啊!”

    “誰不是呢?那我就不打擾將軍了!”軍師嘴角掠起,淺笑著退去。

    與空城相對望的高墻之上,一身著亮金盔甲的男子,負手遠望著已被攻占的城,目光炯炯有神。

    “元帥,最近發現敵軍有所異動,一二三四旗的軍隊調動頻繁,恐對方近日恐有行動。”一身鋼鐵盔甲的將領恭聲道。

    元帥微微嘆息,吩咐道,“傳令下去,全軍戒備,密切觀察,隨時應戰。”

    “是!”侍衛應聲離去。

    腳步聲匆匆在元帥身后的樓梯傳來,如畫般美麗的女子出現在城樓之上,踏步朝那抹金光走去。

    “爹,為何我們不主動進攻,在此死守?女兒愿當前鋒!”女子抱拳,躬身請命道。

    元帥轉頭看去,擺手示意女子無需多禮。女子會意,站起身安靜的站在一旁,等爹爹的吩咐。

    “入伍也快三年了吧,都趴至此位,還如此看不懂大局,實在令我太失望了,炎城如此難攻,你不會不知道吧?”元帥看著前方搖頭道。

    “可為何敵人能,難道我們比之…”女子話還未說完,就被元帥打斷。

    元帥黑著臉,沉聲道,“爹自有打算,你盡快率軍去落日城鎮守。”

    “我不去,我要留至最前方!”女子堅定道。

    元帥怒聲道,“入伍多年,還不懂軍令如山嗎?此時由不得你,速速啟程!”

    女子滿臉通紅,冷哼一聲,跺著腳生氣的離去。

    元帥看著遠方城樓燈火,一陣輕風徐來,駐守城樓的將士們都不禁打了個冷顫,現在是如此的安靜,猶如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
三分彩走势